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如蜜似糖GL+番外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下)(14)

字体:[ ]

  “吃饭,”何青柔侧脸,拿起筷子,道,“冷了不好吃。”
  林奈敛回目光。
  五两偏了偏头,看看对面的林奈,不过由于有桌面挡着,只能看到林奈的腿和腰,它静静蹲了两三分钟,然后直起身子,从何青柔怀里挤上去,两只爪子搭在桌沿,黑亮的眼珠盯瞧着碗里的面。
  它平时吃猫粮和罐头多,闻到鱼汤面的味儿,跃跃欲试,想伸爪子进碗捞,何青柔赶紧将它抱开。
  “可能饿了,你带猫粮来没有?”何青柔把它放地上,一脱手,它又要往饭桌上跳,她只好把小家伙儿拦住。
  “下午来之前喝了羊奶粉的,等一个小时后再喂。”林奈回,严格遵循医生的话,减肥期间,饮食需要控制。
  五两闹腾,叫了两声,绕过何青柔,想跳到林奈那边去,可惜林奈不像何青柔这般惯着它,它刚上桌,就被一只修长分明的手抓住后颈,还没挣扎一下,背上又被按住。
  它委屈,可怜兮兮地叫,用爪子扒拉捣乱,好在没抓人,还算乖。不过这些都无济于事,闹了一会儿,它慢慢安静下来。
  何青柔在一旁看着一人一猫,默默吃自己的,而林奈,即便单手吃面,依旧不慢不紧,丝毫没受影响。
  吃完,何青柔收碗,林奈放开五两,终于得以自由的小崽子飞快地跑了。
  林奈接走何青柔手里的碗筷:“我来洗。”
  月事要来了,还是少碰冷的好,冷水也不行。
  她端着碗进厨房,围裙都没穿一条就开干,何青柔在客厅里望到她的背影,不免多留意了两眼,一看就是没怎么进过厨房的人,她满当当放了一池水,再把碗搁进去,两个碗硬是洗出了批文件的严肃感。
  拙劣,可却很认真。
  工作以后,何青柔一直独居,习惯了一进屋就冷冷清清的感觉,但现在多了一人一猫,好像也没什么不适应的。
  她垂眸,径自擦桌子。
  五两在客厅里悠悠转了几圈,复转到她脚边,肥硕的屁股往脚背上一踏,赖着不走了。她嘴角染上笑意,将它抱起来,到沙发那儿陪它坐了两分钟。
  “我去洗衣服。”她摸了摸五两的脑袋,五两听不懂,但听到她语气温和,便讨乖地蹭了蹭她的掌心。
  “乖。”她放它到一边,小家伙儿倒也听话,趴在沙发角落闭眼养神。
  要洗的衣服就她今早换的和林奈的,本来不多,可傍晚的时候她们……还需要洗被单。她进房间换被单,当看到垃圾桶里的纸巾时,一顿,于是顺带将垃圾袋也换了。
  刚换下被单,何杰来电。
  他在外面跑了一天才回家,累得气喘吁吁,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忽然想到林奈交代他的事,竟忘了跟他姐说,他今天出门就是去那些老茶户家约单的,过程轻松顺利,约都约完了,总不能让他都退了,这样既得罪人也不利于以后的生意。
  何青柔听他说完,问了下家里的近况。
  “都挺好的,你别担心,”何杰回道,搔了搔头,“姐,我后天就要过来了,马上军训了。”
  他七月下旬就收到了电子科大的录取通知书,刚开始打算提前两天到学校去的,但因着茶叶的事,便拖到了军训的前一天。
  “几点的车,到时候我来车站接你,顺便送你去学校。”何青柔将被单丢进洗衣机,盖上盖子。
  “不用来,我是早上的车,”何杰道,他话语里露出高兴与憧憬,“学校让下午集合,要领军训服。”
  他星期一到,何青柔正好上班,而且还得看网店。
  “我军训结束了过来找你,你别来接我。”他说。
  何青柔纠结片刻,嗯声。
  “那我给你寄点吃的到学校。”
  何杰应下,姐弟俩聊了差不多十分钟。
  林奈洗了碗,整理好厨房,过来帮忙。进来时何青柔正在拿盆接水,准备洗贴身衣物,林奈的内衣裤在另一个新盆里泡着。
  “我来吧。”林奈要接过她手里的盆。
  何青柔一愣,连忙拿开,嗡声道:“你把自己的洗了。”
  她别扭得很,没好意思帮林奈洗内衣裤,故而只泡着,打算待会儿叫林奈自己洗,结果这人一进来就要帮她洗,搞得她更加不自在了。
  “嗯,”林奈应道,拿自己那个盆,跟她站一处,“你用热水洗。”
  何青柔颔首,低眼看着面前的盆,飞快将东西洗了。
  内衣裤洗好,两人一块儿拿到阳台上晾,之后何青柔洗澡,林奈喂猫。
  夏天了,因为每天都洗,身上很干净,也就冲冲汗渍,何青柔动作快,十几分钟就洗完,出来,瞧见林奈半蹲在五两旁边,而胖团儿正憨憨埋头吃猫粮。
  猫食盘是今天林奈去宠物医院接它时助手送的,很小,幸亏它脸肥,不然这小崽子能把整张大脸塞进食盘里。
  林奈抚着它的背,顺毛,它感觉舒服,吃两口,闭眼半晌,睁眼再吃。
  “你在哪儿捡到它的?”何青柔问,她记得林奈说过,五两是捡到的。
  小家伙儿适才还记仇呢,现在跟没发生过似的往林奈身上凑,林奈老说它脾气差,可何青柔却觉得它很聪明,对林奈亦很特别,还是黏她的。
  “车底,”林奈回道,“冬天冷,它躲到阿寻的车底下避风,阿寻不愿意养,就扔给我了。”
  那会儿五两还没巴掌大,冻得直抖,都快咽气了,林奈其实一点都不喜欢猫猫狗狗,嫌养着太麻烦,本想把它送到医院救活就了事,谁知这小崽子还赖上她了,赶都赶不走。
  “感觉它挺喜欢你的。”何青柔笑了笑,按林奈简单粗暴的拎猫方式,换其他人,五两早几爪子伺候了。
  林奈眉梢微扬,五两甩了甩尾巴。
  这时厕所外的洗衣机停止转动。
  “我去晾被单,你早点洗澡休息,”何青柔随意顺了顺耳发,道,走回厕所门口,抿抿唇,轻声说,“晚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