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如蜜似糖GL+番外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下)(2)

字体:[ ]

  “人总是会成长的。”林奈道。
  云熙宁一顿,顿觉苦涩,成长么……
  林奈小时候跟她很亲,但慢慢大了,不知怎么就生疏了,她姓子傲,跟其他人相处少,更没几个朋友,这么多年,接触最多的最深的也就林奈一人,她以为这样的关系可以永久,可没料到会走到这一步。
  向来当局者迷,她那时不清楚自己的心,等清楚明白过来,却早都把人逼走了。
  “之前的事,是我不对。”她道,在总公司,她与林奈方向不同,当林奈拉到董事会支持,她因为夹杂了私人感情,之后的做法也很不理智。
  林奈离开总公司的时候,她不在北京,等回去知道了,也许是气昏了头,亦拉不下面子,后来看到分公司关于西南山车展的申报名单,查到何青柔,她才开始慌神。
  她不顾云家,私自决定来南城,又留在这边,就是想找个机会跟林奈说清楚。
  可显然,林奈已有察觉,不愿给她这个机会。
  “立场不同,我们不过都是履行分内之事,说不上谁对谁错。”林奈道。
  云熙宁默然。
  林奈抬眼,往二楼看,房间里已亮了灯,何青柔应当回来了。
  “阿奈,”云熙宁顿了顿,道,“我……”
  话到嘴边,她噎住,无论如何都说不出下一个字,她动了动喉咙,脸色逐渐转为青白。
  林奈自是知道她想说甚,但说了也没用,何必呢。
  人心就那么大,容不下两个人。
  对于云熙宁,她是真真正正把她当姐姐,只有纯粹的敬重与亲切,不掺杂一点绮念爱恋。
  且两人都太强势,完全不合适。
  “姐,”林奈开口,云熙宁一听,脸色刹那间煞白,“天冷,早点回去休息吧。”
  言讫,起身。
  云熙宁颤了颤眼皮,叫住她。
  林奈驻足。
  她嗫嚅半晌,一字一字问道:“如果没有遇到……”
  “不会。”林奈出言打断她的话。
  不留一丝一缕的念想予她,果决,没有丝毫犹豫。
  况且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假设,时间过去,因果定下,遇到过的,发生过的,不是一句如果就能推翻。
  林奈不再停留,径直走出后院,踏上楼梯。
  云熙宁还坐在廊椅上,久久未动。
  .
  何青柔靠在床头,划动手机屏幕,她在看朋友圈,何曾发了许多游玩的照片,其中有一些照片里就有她,何青柔给她点赞,不一会儿,何曾回复她:/大笑。
  林奈开门进来,便见她双脚露在外头,只腰间搭了一角被子。
  山上夜里凉,这般露脚肯定冷,林奈下意识皱了皱眉。关上门,她过去挨着对方坐下,何青柔头都没抬,眼睛盯着手机。
  她脱鞋上.床,靠得更近些,单手搂住对方的肩膀,腆着脸亲近:“生气了?”
  何青柔往上滑动屏幕:“没有。”
  “我看到你和何曾她们出去了,玩得怎么样?”林奈问,亲昵地用下巴抵着何青柔的脸侧。
  “嗯,”何青柔淡淡道,“还行。”
  林奈挑挑眉:“看了些什么?”
  山上这两天似乎在搞七夕活动,她今天出去时听到那些居民在谈这个,她下移手,转而抱住何青柔。
  “没什么。”何青柔打开她的手,放下手机,把被子掖在两人中间。
 
 
第54章 
  林奈皮厚, 将被子扯开, 重新把人搂住, 大有死缠烂打的架势, 何青柔拗不过她, 气结, 最终懒得搭理, 但这恬不知耻的货显然有些得寸进尺,搂着推着, 一会儿就将何青柔压到身下,涎皮赖脸地替她揉小腹。
  不知是气还是羞,何青柔脸上渐渐染上红晕。
  揉了小腹, 又摸到腿上, 轻轻捶了捶。
  这般确实能缓解酸痛,何青柔便不再直挺挺的,渐而放松下来,林奈勾勾唇, 埋首在她嘴角讨好地亲了亲,何青柔阖上眼,不想看她。
  林奈怕压久了她会不舒服,翻身,在她旁边侧躺着,而后继续。内侧的肉软,滑溜,她揉着揉着, 有些心猿意马,愈发不安分,指腹按在上面,来回用力摩挲。
  “老实些。”何青柔睁眼。
  “嗯……”林奈半边身子压上去,抱住她。
  何青柔把脸侧到另一边。
  “趴着,我帮你按一下腰背。”林奈道,想归想,倒不会真实践,这几次基本都是何青柔在承受,再来,她身体吃不消。
  何青柔不动。她揽住她的腰肢,要把人半抱起来,何青柔最后还是翻了个身,软塌塌地趴着,胳膊垫在枕头上。
  以前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需求来了,顶多一两次,而且这种情况也少,毕竟工作越来越多,跑来跑去忙了一天,脑袋一挨枕头,就能睡到天昏地暗,哪还有这个心思,但遇到林奈后,就开始一再破例,光是这回度假,都被折腾得厉害。
  她把脸埋进臂弯里,回想起这人的恶劣,既气,又无奈,一想,倍觉面热。
  才答应多久,林奈就越发没分寸了,颇有给点阳光就灿烂的意思。
  下回说什么都不会依这人了。
  林奈这次规矩,没再乱来,老老实实轻捶背,不时按两下。
  “我跟她说清楚了。”她道。
  她看到房间开了灯,便知何青柔是回来了的,而窗户和窗帘皆都开着,何青柔应当看到了,她知晓何青柔没多想,但还是刻意解释了一次。
  会不会乱想是一回事,解不解释又是另一回事。
  何青柔没说话,安静枕在自己的手臂上。
  林奈停下手里的动作,伏在她背上,半贴着,埋首于细嫩白皙的脖颈处,用薄唇在上面落下温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