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如蜜似糖GL+番外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下)(22)

字体:[ ]

  它耷拉下尾巴。
  何青柔把它给林奈。
  林奈给五两套上牵引绳,拿车钥匙,准备出去,刚走到门口,何青柔忽然叫住她。
  她疑惑,回头。
  “你……”何青柔吞吐道,“想不想回北京?”
  林奈眉头紧拧。
  “怎么?”
  “没,只是感觉北京好像也不错,比南城繁华。”何青柔说。
  “你要是想去,我可以跟你一起。”林奈道,不甚在意。
  何青柔一怔。
  她嗫嚅着唇,俄顷,再问:“你喜欢南城还是北京?”
 
 
第66章 
  林奈眼梢爬上慎重, 想了想, 反问: “你呢?”
  何青柔心里也没准确的答案, 离开土生土长的H市后, 她一直在南城呆着, 早就习惯了这里。在一个地方呆久了, 容易扎根, 换一个新地儿,迷茫, 且会不适应。
  如今摆在她眼前的是难得的机遇,抓或不抓,以及利和弊, 她都没捋清楚, 所以不知道该怎么下决定。
  “不知道。”她如实说。
  林奈默然片刻,折进门,抬手摸到她背后,把人按在自己怀里, 用安抚轻和的语气道:“不着急,你好好想,想清楚了再跟我讲。”
  何青柔触动,环住她的腰身。
  林奈亲了下她的鬓发。
  拥抱了许久,挤在中间的五两伸伸爪子,扒到何青柔肩膀,将两人之间的温情打断,它滴溜着圆黑的大眼珠儿, 脑袋抵在林奈胳膊上,定定盯着何青柔。
  何青柔莞尔,拿下它的肉爪,捏了捏。
  “好了,快送它去医院,我做饭了。”
  “嗯。”林奈收回手,抱着五两出去。
  刚到门口,五两弱弱地冲何青柔叫,何青柔站在原地看着一人一猫,林奈拉上门,她最后只看到五两毛茸茸的尾巴甩了甩。
  她顿了小会儿,到厨房做饭。
  今晚买了排骨、猪肉和一些小菜,打算做排骨玉米汤、水煮肉片和炒青菜,煲汤需要耗费很多时间,得先弄上锅煮着。
  将排骨玉米汤煲上、肉切好,将近八点半,她抽空打了个电话给何杰。
  何杰吃完饭刚回寝室,他接起电话先开口,何青柔问了下他今天过得怎么样。
  “还行,就是太热了,大太阳晒得头晕。”他道。
  “多喝水,明天军训实在坚持不了一定要跟教官说,别硬撑。”何青柔略担忧道,酷暑八月军训真容易出问题,她读书军训的时候就有新生因中暑死亡的,前天下了大雨温度有所下降,但这两天温度又开始上升了。
  电子科大为了训练新生,专门挑露天CAO场做军训场地,CAO场周围连棵庇荫的大树都少见,明儿怕是能热得烫脚。
  “知道,姐你别担心。”何杰笑笑。
  汤烧开,咕噜咕噜翻腾,何青柔将锅盖挪开一点,留出一条出气的缝。
  “我周五下了班过来看你,你到校门口等我。”她这两天没空,工作有点多。
  “哎行,我六点半军训结束。”
  何青柔嗯声:“早点休息,别玩得太晚。”
  何杰应声,姐弟俩唠嗑了几分钟,何青柔先挂了电话。
  待汤煲得差不多,着手做水煮肉片,林奈不能吃太辣,她放得辣椒少,不过水煮肉片讲究的就是麻辣香,少了辣味道肯定会打折扣。
  屋里静悄悄的,宠物医院也不远,林奈出去这么久都还没回来,她看了看时间,准备热了油打电话问问。
  因为升调的事,她一晚上都有些走神,最后起锅淋热油的时候,滋啦滋啦乱溅的油落到手背上,她吃痛,赶紧把油淋完,把锅放回灶台,第一反应就是打开水龙头冲手。
  被油溅到的地方变红,火辣辣的隐隐作痛。
  她吸了口气。
  但没在意,冲了水继续炒青菜。她一面炒菜一面给林奈打电话,电话接通,可对方掐断了。
  她不解,想再打。
  “回来了。”
  林奈不知何时进的屋。
  何青柔回身看了她一眼,锅铲翻了翻:“把菜端到桌上,吃饭了。”
  林奈颔首照做。
  青菜炒几把火就熟了,何青柔拿了个盘子盛,端到客厅。
  放菜时,林奈瞥到她手背上是红的。
  “怎么弄的,烫到了?”林奈捉住她的手腕。
  她挣了挣:“没事,油溅到了而已。”
  林奈眉头紧锁:“我有药膏,你等一下。”她松开手,进主卧翻行李箱,拿了个黄白包装的药膏出来,拉着何青柔坐下,挤出一小点乳白药膏,动作轻柔地涂抹。
  她低着头,眉间的紧皱化不开。何青柔眼睫颤了颤:“又不疼,不用抹药的。”
  “抹了好得快。”她道。
  “反正过两天都会好。”何青柔好笑,就这么点红印,指不定明早起来就消失了,只要没烫起泡,一般都没什么问题。
  林奈抿唇不语,捏着她的手,慢慢抹着,凝结的乳白药膏在不断的涂抹下,渐渐匀开。
  手背上慢慢变热,热意沿静脉直往心头钻,何青柔愣神,半晌,抽回手:“厨房里还煲着汤,应该好了,我去端。”
  说完,她起身往厨房走。
  待进去,她顿了顿,摸了下被烫到的手背,有点热而已,真不疼。
  .
  吃了饭林奈洗碗,何青柔先洗澡,洗完等林奈把衣服换下,将衣服洗了,回房休息。
  她坐在床头看电脑,网店今天成了五笔订单,有两笔野生单。
  网店的顾客基本都是熟人,野生单很容易区分,低于一千的单子就是,宋天中介绍来的人一般都几千上万地买,而且哪样最贵买哪样,有点专门送人情的意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