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如蜜似糖GL+番外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下)(26)

字体:[ ]

  狗的主人是个四十左右的中年女人,她抱着小狗儿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叫嚷着要她们给个说法。
  林奈默然,何青柔更不晓得该说甚。
  五两呲牙咧嘴,朝狗直叫,亮爪子作势还要打。
  林奈蹲下身把它抱住,小家伙儿瘪嘴,委屈地朝她怀里钻。何青柔忽看到它指甲都断了两只,断处露出红血丝。
  中年女人越说越起劲儿,不依不饶的,看着两人闷不做声,开始讲些难听的话,一会儿要赔偿,一会儿训斥林奈她们没把猫教育乖。
  林奈眼里闪过不耐烦。
  从进医院起对方就一直不停叨叨,打架原因都不还知道呢,亏得林奈和何青柔脾气好,换别人早跟她吵上了。
  一旁的医生和助手都很尴尬。助手赶快劝阻,可她不听,尖声道:“她们的猫欺负我家欢欢还不让说了?!你们什么意思?是想偏袒她们?你们看看,你们看看,”
  她把自家狗支到助手面前,气愤得脸都变形了:“都打成什么样了?啊!不是你的孩子你当然不心疼,我跟你们讲,今天不赔个万二八千,这事没完!”
  何青柔不悦地拧眉。
  中年女人看她表情有变,登时拉下脸。
  林奈一看就不好对付,她不敢惹,见何青柔像软柿子,便要捏一捏才解气:“怎么,我还说得你不高兴了?你那猫一看就横,脾气冲上天,就欺负我家欢欢老实是不是?还龇牙示威,真的是没教好!”
 
 
第68章 
  公共场合, 何青柔不愿跟她吵, 于是没理。
  林奈脸色冰冷, 顾及到大厅里人多, 亦强忍不发作, 只靠前不着痕迹地把何青柔护在身后。
  中年女人见她俩这么隐忍, 顿时更来劲儿了, 看林奈把何青柔藏到后面,她抱着狗转了半圈, 快步到何青柔面前,一下子把狗送过去,粗声粗气道:“这位小姐, 你自个儿瞧瞧, 你们家猫抓的,都见血了!抓成这样,你就说怎么解决?”
  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狗头,何青柔没防备, 下意识往后避开,险些摔了,林奈当即侧身扶住她。
  狗朝她俩吠,露出牙齿,一副凶狠样,它凌空扑腾,忽地挣脱中年女人的手,气冲冲扑中何青柔的小腿。
  “汪——!”
  一边的助手眼疾手快, 立马跑来拉住牵引绳。狗又跳又叫,张嘴呲牙,死命地朝她俩奔,那恶狠狠的样,好似不咬一口不罢休。
  助手用力拉着牵引绳,把它往后扯,中年女人见绳子紧紧勒住了自家狗的脖颈,连忙制止,一把将牵引绳抢过,吼助手:“你干什么!要勒死我家欢欢吗?!”
  顾客为大,助手不敢说什么,挤出一个笑。
  可能被勒疼了,狗呜呜嚎叫,中年女人心痛得要命,蹲下身把狗抱起来安抚。狗在她怀中趴了会儿,看到林奈手里的五两,大声、连续地叫。
  五两听到声音,转过脑袋,抬起爪子亮出指甲,朝它龇牙示威。中年女人一见,瞬间黑脸,嘀咕道:“养只猫这么凶,大人也不知道管教管教,野猫就是野猫……”
  她斜睨着何青柔,话说一半,只说猫野,实则连主人一起骂,语气间的鄙夷无不在表达对家猫的嫌弃,刚才明明就是她的狗凶,挑衅五两,现在竟倒打一耙。
  何青柔抿唇,揉揉五两的脑袋,五两乖巧地往她手心拱了拱。
  “大姐,”她道,看了看中年女人手里的小型犬,皮笑肉不笑,“您这又是什么品种?”
  中年女人翻了个白眼,想也不想就回道:“英国买的……”
  话没讲完,她反应过来,住嘴,脸阴沉得可怕,咬牙切齿说:“你说什么?”
  林奈向前,单手将何青柔揽在旁边,眼尾一斜,冷冷道:“听不懂人话?”
  中年女人气得直吸气,浮着油光的松垮脸涨成猪肝色,既憋屈又火大,可找不出话来怼。
  助手忙和和气气地打圆场,挑好话讲,给她台阶下。
  中年女人先来医院,一来便骂骂咧咧不停,助手跟医生秉着顾客至上的宗旨,一直在劝,无奈这人实在太能骂了,越解释她越来疯,他们都无法了。
  猫狗打架,事情出在医院里,是他们看管不力造成的,属院方的责任,医院要给交代,就将两方主人叫来协商,谁能想到中年女人这么不讲道理,前因后果都不清楚就开骂,大嗓门儿跟洪钟似的,一副不满意就要当场撒泼的架势,医生助手简直为难至极。
  中年女人兀自顺气,待平歇了,向着林奈急道:“你横也没用,今儿不赔钱谁都别走!”
  林奈眼神都没匀她一个。
  大厅其他人皆朝这儿看。
  中年女人终于觉得臊皮,脸上很是挂不住。
  助手见机将三人请到办公室详谈。
  医生委婉地讲了下前因后果,大致就是猫狗不合,当时助手在看护其它猫,导致意外横生,院方这边愿意承担责任,给双方主人给予一定的赔偿。
  不过赔偿不高,医院提出的解决方案是猫狗在本院免费治疗,赔偿金额按伤势算,比如五两伤得轻,住院都不用,医院会赔两百块意思意思,狗呢,赔得多些,但肯定没有万二八千,具体多少院方还需要跟中年女人协商。
  医生精明,避重就轻,不讲明猫狗谁先挑事,尽量一方都不得罪。
  中年女人全程冷脸。
  医生怕她闹事,先问她:“王女士,您觉得这个方案如何?”
  中年女人木然,望了何青柔一眼,她太矮,坐着不能平视何青柔,便扬起下巴道:“她们的猫把我家欢欢打伤了,她们怎么不赔钱?没这道理吧,欺负我一个人?”
  医生愣了愣,医院没尽到看管义务,哪有别人赔钱的道理,合同上明明白白写着呢,她张张嘴,想跟中年女人解释,但林奈率先道:“赔多少?”
  助手担心两方闹事,想阻止,可见到林奈眼神表情都不对劲,便看向医生求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