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如蜜似糖GL+番外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下)(29)

字体:[ ]

  姚云英布置任务时,面露难色,好似不得已而为之。
  何青柔没让她为难。
  结合之前升职的事,何青柔大概能猜到原因。
  高层有人故意针对。
  她叹了口气,开始工作。
  -
  周二,一场小雨突至,阴阴沉沉半日。
  傍晚时分,林奈来电,说要推迟一天回来。
  彼时何青柔在厨房做饭,她有一搭没一搭地回了两句,眼见锅里的汤烧开了,赶紧揭开锅盖。
  “知道了,那我挂了。”她轻柔说。
  “等等。”林奈忽而道。
  她不解。
  “想不想我?”
  她僵了僵背,将手机拿离耳畔一瞬,不言语。
  手机那头轻笑,大概不用看也晓得她此时的反应。
  “问你呢,想不想我?”林奈再问。
  声音微低沉,这人应该是抽空在某个角落打的电话。
  何青柔张张嘴,哑然。
  锅中浓白的汤扑腾直响。她咬咬下唇,刚要回答,可林奈那边却有人叫,事情比较急。
  “晚点再给你打电话。”林奈匆匆道,挂断。
  何青柔眼角间不经意露出两分笑意,蹲在厨房门口的五两叫了叫。
  见她没理,它走近,抬爪子扒拉她的小腿。
  林奈很忙,承诺了晚点打电话,但没打,只给何青柔发了两条消息。何青柔知晓她事情多,自觉不打扰。
  -
  周四,林奈回南城的日子。
  何青柔下了班,专门到菜市场买了许多菜,准备弄一桌。
  林奈早上的时候给她发消息,说晚上九点半左右到。
  买了菜她一刻都没耽搁,立时回家准备。
  炒完菜,将近九点十分,她一面擦案板,一面拨林奈的号码,想问问这人还有多久到。
  可电话打不通,手机里机械的女声告知对方不在服务区。
  也许在过隧道,没信号。
  她没在意,给五两弄了一点吃的,坐了几分钟,再打。
  还是打不通,仍旧被告知不在服务区。
  她蹙眉,心里蓦地生出一股不安感,定了定心神,继续打电话,可一连拨出十几通,还是一样。
  接着微信、Q.Q试了试,都不行。
  这次出差,林奈带了秘书去的,何青柔赶紧在公司群找到秘书,按备注上的号码打过去,结果也是不在服务区。
  她不死心地继续打,轮流拨两个人的号码,但一直如此。
  五两半蹲在地,见她焦急地转来转去,弱弱地唤了声,再走到她脚边,用脑袋拱了拱她。
  何青柔没多的心思管它,坐回沙发,努力冷静下来,无奈之下,想到找蒋行舟问问,她只有蒋行舟的微信,加了好友后,除了发照片,两人都没联系过。
  她先给蒋行舟发了条消息,刚发送完成,手机屏幕上方突然自动推送了一则报道,她无意瞥到“山体滑坡”的字眼,手指不由得颤了颤。
  点开。
  仅看了标题,她顿时心一紧。
  大约一个小时前,城区十里外的D镇发生了山体滑坡,具体的人员伤亡情况未知,部队已经在抢险救援。
  林奈说乘高铁回来,应该不会……
  她不敢往下想,深吸一口气。
  蒋行舟没回消息。她打语音电话,响两次,对方接起。
  “喂……”她嗓音微哑,压抑着情绪,不让自己太失控。
  “哎,嫂子,怎么了?”蒋行舟听出她声音不对劲。
  何青柔喉咙发紧:“阿奈今天给你打电话没有?”
  “没有,怎么了?”蒋行舟回道。
  何青柔:“她电话打不通。”
  “哦,这个啊,你别担心,她应该和阿寻在一起。”蒋行舟轻松说,“阿寻前两天在G市旅游,她昨晚跟我发消息说今天会跟阿奈自驾回南城,可能信号差,高速路堵,你再等等,肯定晚一点就到了。”
  何青柔瞬间泪水模糊了眼,讷讷张嘴,一句话也讲不出,片刻,她慌乱地拿起车钥匙,冲出门。
  手机另一头,蒋行舟疑惑地“喂”了几声。
 
 
第70章 
  今晚老城区这片儿车尤其多, 隔一段就堵一次, 刺耳的喇叭声偶尔响起, 一路上霓虹灯闪闪烁烁。
  车驶到桥头北, 交通再次拥堵。
  D镇在老城区北, 桥头是必经之路, 出事的消息一传出, 大批车辆往那儿涌,有关部门忧心安全隐患, 开始限制出城车辆。
  前方车队长龙曲曲折折,出城就在眼前,可寸步难行, 何青柔抓紧方向盘, 当即调转方向,快速驶到老城区南出口,绕行去D镇。
  十里路,平时七八分钟就能到, 现在却远如天涯。
  何青柔眼尾微红,紧抓着方向盘,指节因太用力而发白。
  出事的地点未知,报道只说D镇,镇南镇北,或是哪座山,一概未提,只能先到了镇上再说。
  她边开车边拨林奈的号码, 还是一直打不通。
  通往D镇的路车很多,快进镇时,交警拦路,勒令所有车辆不得再前行,前方在抢险,人命关天,且有二次滑坡的风险,他们不可能让这些人进去。
  十米远处有条水泥岔路,何青柔打弯转过去,行到最近的一矮平房的院坝里,跟主人家借地儿放车,她打算走路绕小路进镇。
  矮平房的主人是个和蔼的老太,她一看就知晓何青柔要做甚,赶紧好心劝阻:“姑娘你可别冲动,那边还在落石头啊,听说埋了好几辆车,到现在都还没挖完。”
  何青柔呼吸一滞,她动动嘴皮子,可一开口嗓子涩得厉害,连话都说不出,艰难压了压,才道:“我有个朋友在那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