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如蜜似糖GL+番外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下)(30)

字体:[ ]

  老太想劝,可不知道该说甚,忽瞧见一熟人,赶紧喊道:“井贵!井贵你过来!”
  井贵正在路边抖裤腿上的泥巴,听见喊声,便进院坝。
  “他去过那边帮忙,你问问他。”老太说,又对井贵讲,“这姑娘的朋友在东山那边,你跟她说说。”
  井贵捋捋满是泥泞的衣袖,摇摇头:“我就帮忙搭把手,不清楚具体的情况,只知道死了人。”
  他沾了黄泥的脸上神情惋惜:“当时他们刚挖出了一辆车,眼看着就要把人救出来,结果山又滑了,差点把救援的官兵一齐埋掉。”
  “等再挖出来的时候,车里两个人都没气了,真的是造孽,唉……”
  “去帮忙的也有人受了伤,大部队来了以后就不要我们再去,怕出意外。”井贵说,“那边拉了警戒线,都不让进。”
  两个人……
  何青柔霎时眼泪盈眶。
  她心里压得难受,就怕是她们。
  井贵和老太见她泪花儿打转儿,相视一眼。
  “哎,别哭别哭,两个,不是一个,你朋友肯定没事。”井贵安慰道。
  何青柔心头像被猛地哐当砸了几下。
  她咬咬牙,憋住泪水,哑声问:“叔,你能帮忙带个路吗,我想去那边看看。”
  应该有小路能到东山那儿。
  “不行不行,”井贵连忙拒绝,“跟你说了,那边拉了警戒线,不让进,太危险了,你去不是添乱么。”
  即便何青柔脑子乱如麻,但此时还是有两分理智在,能勉强忍住不爆发,她压抑着情绪,尽量平稳道:“我就在外面看看,不进去……”
  井贵依然摇头拒绝,他现在都不敢去那边,要是倒霉遇到哪处塌落,可就惨了。
  老太拉住何青柔:“你别去,就在这儿等着,太危险了!”
  井贵亦赞同:“是啊,你先呆这儿,等大部队出来了,可以去问问,现在进去……”
  他没说完,何青柔挣脱老太的钳制,跑出院坝。
  四处通亮,今夜的D镇灯火通明。
  院坝外的灰白公路上,落有新鲜的泥巴——都是井贵身上掉的。
  她沿着断断续续的泥巴轨迹跑,一口气跑出百余米,然后泥巴没了,入眼的是一条小路,而小路的另一边,分支两道,她不识路。
  她没敢喘一口气,跑到那方。
  运气不错,跑过去就遇到几个满身泥巴的人,他们给她指了路:“喏,左边这条路走到底,围着山再往左转半圈就到了。”
  她没命地朝左跑。
  今夜月色好,将地上照亮。
  风灌进喉咙里,很疼,嘴里慢慢生出铁锈味儿。
  小路看似近,实则远,跑了很久才到尽头,何青柔腿肚子都软了,一颤一颤的。她拐个弯儿,左转,一面跑一面打电话,没信号,打不出去。
  她一步都不敢停,脑子里一片空白,机械地跑着,跟没知觉似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听见了人声。
  跑太久,脑子发懵,耳朵里像隔了什么,将外界的声音都屏蔽掉。
  她跑到了山体滑坡的地方。
  一黑壮的官兵看到她站在泥堆旁边,身子晃动,赶紧把人往外拉,并训斥别再进来。
  她耳朵里嗡嗡的,听不清,跑得脱了力,一停下来便站都站不稳。黑壮官兵喊警戒线外的人看住她,然后立马加入救援阵营。
  警戒线外支了个临时的帐篷,里面有医护人员。
  何青柔四处巡视,没看到熟悉的身影。
  “先前挖出来那两个,高高瘦瘦的,真可惜了。”旁边有人忽然叹道。
  “可不是么,”一男人接话,“俩姑娘,也不晓得多少岁了,开个车倒霉成这样,真是老天要收命。”
  何青柔隐隐约约听到,身子晃了晃。
  男人一把扶住她,关切地询问,但她听不到,也许是脱力症状显现,她眼前一黑,顿时倒了下去。男人吓了一跳,赶快将人背到帐篷里。
  帐篷里晕倒的不止她一个——这些看到新闻来寻人的,心里承受能力差,人没寻到,自个儿先晕了。
  医生根本没精力顾及他们。
  刚进帐篷,何青柔便恢复了意识,只不过手脚暂时无力,动不了。
  男人和同伴见她眼泪直落,猜到被埋的人里可能有她认识的,两人相互望了望。
  .
  帐篷后面,安置的人虽不多,但乱糟糟一团。
  山体滑坡的面广,埋了两三辆车,具体两辆还是三辆,得等挖完了才知道,D镇内这条高速道路直通城区,且因临近城,平时往来的车辆多,好在这次山体滑坡时,已过了交通高峰期,不幸中的万幸。
  另外,还有被落石砸中的,譬如某车牌照为渝开头的宾利,整个车头都被砸扁了,车内的两个人皆受了伤。
  “还是没信号?”林奈紧拧眉头。
  “没有。”叶寻回道,挨她坐下。
  她俩幸运,山体滑坡的地方离她们仅十来米远,林奈反应迅速,立马刹车,不过由于离得太近,落石砸到了车头,林奈右手受伤,叶寻没事。
  医生给她简单包扎后,让她们先在后面坐一会儿。
  林奈怕何青柔担心,想回个电话,可这里信号太差。由于现场危险,救援部队让所有人别乱走,叶寻绕着帐篷转,到处找信号,然而找不到。
  林奈紧抿薄唇,接过手机,起身:“我试试。”
  叶寻没动:“别走太远。”
  她嗯声,拿着手机朝远一点的地方走,刚走出后面时,无意向前面瞥了眼,就这一眼,她当即愣了愣。
  何青柔坐在帐篷里,汗水顺着脸廓淌,衣服湿漉漉的,头发也是湿的,她看起来很累,不住地呼气,一张脸通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