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如蜜似糖GL+番外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下)(43)

字体:[ ]

  何青柔不自觉向主卧看了看,林奈已穿戴整齐出来,她不解地看向这边,疑惑何青柔怎么不开门,何青柔叹了口气。
  算了,先开门再说吧。
  她整理了下衣服,扭动把手打开门,何杰见到她,眼儿一亮,这么久不见他怪想自家姐姐的。
  “姐!”他搔搔头笑道,将近一个月没见,他更黑了,黑得皮肤都快发亮,可见南城夏天的太阳着实毒辣。
  何青柔放他进门:“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也不打电话说一声。”
  何杰怪不好意思说:“这不是军训结束了吗,昨晚跟室友他们出来玩没回去,正好离这儿近,就过来看看你。”
  这小孩儿倒挺有心的。何青柔心头一暖,接过他手里的东西放茶几上:“下次来别买这些了,钱够用吗?”
  因为之前网店支不开,上次去电子科大看何杰她就只给了几百块,而这一大袋子吃的怕是都花了两三百,大学生嘛,刚开学的时候用钱的地方多。
  “够用,学校吃饭便宜,上个月的生活费我都没用完。”何杰道,目光随意望前方一瞥,他忽然愣住,“林……”
  他一时语塞,喉咙里像堵了一坨棉花,想喊但喊不出声,心中难免吃惊,现在将近八点,林奈竟然在这里,肯定不是才来的。
  林奈穿了件与何青柔同款不同色的家居服。他偏头望了望何青柔,又看看林奈,大概猜到了怎么回事。虽然之前他就晓得林奈对自家姐姐不一般,隐约能感觉到甚,可现在亲眼见到两人都住一起了,便不知该做何反应。
  何青柔讷讷,想开口却被林奈抢了先,林奈不慢不紧地走过来,淡定得好像这是她的地盘,她本就该在这儿,反倒显得何杰的惊异有些多余。
  “小杰,”她道,到桌前倒了杯水递过去,“吃早饭没有?”
  一出口便如此家常,好像跟何杰有多熟似的。
  何杰杵在原地不接。
  林奈转手把杯子放到桌上。
  何青柔欲打圆场,林奈使眼色阻止她,何杰还在震惊中回不过神。何青柔有点不习惯这种尴尬的气氛,将何杰拉到一边,脸揣兜里和他解释。
  何杰神色变了变,原先纸篓子没捅破,林奈对他好,他自然感激,但现在却倍感复杂,觉得怪异得很,可能是突然有了立场,作为弟弟,对姐姐的对象总会带着“敌视”。
  他上下嘴皮子碰了碰,又不好当着林奈的面说什么,最终闭嘴。
  终归不能立马接受,这在何青柔的意料之内。
  “中午一起吃饭?”她挑开话题。
  何杰看了眼林奈,点点头。
  何青柔支开林奈出去买菜,拿了一些冰冻的海鲜到厨房处理,让何杰给自己打下手。
  没了林奈,何杰也没那么别扭了。
  他有些在乎这个事,洗了两个盘子,憋不住话了,说:“她一看就不老实。”
  林芒山那边民风淳朴,在择偶方面呢更看重对方的人品,像那种口花花不靠谱的,一定不招待见。
  何青柔抿嘴笑了笑:“怎么就不老实了?”
  何杰愣住,搜肠刮肚一会儿但无话可说,找了半天林奈的不足,终于吐出一句:“长相就不老实,以后肯定不顾家。”
  啧,何青柔都没想到顾家这一点,他倒什么都考虑完了,全然一副拿自己当小舅子的架势,哪儿哪儿都看不顺眼。
  “还在谈呢,”何青柔道,从他面前拿了一个盘子装东西,“她人挺好的,之前不也帮衬了你许多么。”
  何杰顿时哑了声,脸色涨红,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林奈帮了他,他在私底下这么说人家,确实不大对。
  何青柔见他一脸局促,心里了然,甩甩手上的水,过去帮他洗盘子。何杰兀自纠结半天,支支吾吾道:“那是她、她不怀……好意,肯定早有打算了,一开始就不安好心……”
  他倒是清明某人的心思,何青柔不禁勾了勾嘴角,何杰说得挺对的,某人从头到尾都没老实规矩过,心思毫不掩饰,算盘打得啪啪响,她一直都知道,毕竟成年人了,不至于一点不懂那些暗示。
  受了人家的示好,那就表示愿意接受,不管期间忸怩还是直接,不以恋爱为目的的暧昧都是耍流氓。
  “她追我肯定要对你好啊,”何青柔道,说出这话时耳根悄悄变红,“以后你要是追姑娘,不也得对人家身边的人好,对不对?”
  何杰一僵,确实是这个理。
  他张张嘴巴,到最后还是埋头洗盘子。
  良久,又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给爸讲?”
  何父还一点不知道,他仍介怀姓向的事,即便没明说,要是知晓何青柔谈了对象,恐怕一时半会儿还是不能接受的。
  “过阵子我探探口风再讲,”何青柔道,“你先别告诉他,我怕他……”她顿了顿,父女俩闹了罅隙刚和好,还是得等稳妥了吧,也让何父自个儿缓缓,他不闹了,代表有接受的意思,现在不急着刺激他。
  何杰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嗯,放心,我知道。”
  何青柔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在学校还适应吗,和室友处不处得来?”
  “适应,挺好的。”何杰回道,同她说了许多学校的事。
  姐弟俩边聊边忙活,晃眼间就过了半个多小时,林奈已经买了菜回来。
  兴许是要讨好小舅子,这人零零总总买了一大堆,鸡鸭鱼肉海鲜样样齐全,份量吃几天都够了,何杰像看着一堆东西,没主动吭声,而是帮何青柔把多的拿到冰箱冻着。
  不过他的态度明显有所转变,何青柔在炒菜时,他便在客厅里走了两圈,暗暗打量林奈。
  林奈抬眼看他,他瞬间打直脊背,走到桌前把林奈给他倒的那杯水囫囵喝了,生硬道:“学校的事……谢谢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