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如蜜似糖GL+番外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下)(44)

字体:[ ]

  “不客气。”林奈道,心知应该是何青柔说了甚他态度才一百八十度转弯。
  “没帮什么,”她又说,“学校适应吗?”
  与何青柔问了同样的问题,不过何杰不想具体回答,简略回:“还行。”
  林奈嗯声,找话跟他聊,他有些别扭,都不怎么说话了,等听到厨房炒菜声没了,估摸何青柔快要出来,于是冲林奈说:“以后你要是对我姐姐……”
  “我会一直对她好的。”林奈先一步回答。
  他被堵得没话说,恰逢何青柔端菜出来,他十分自觉去拿碗筷。
  吃完饭林奈洗碗,何青柔想带何杰出去转一圈,但这小子很有自觉姓,借口学习先走了,更不让何青柔她俩开车送他回学校。
  自然,原先欠林奈那顿饭,没了。
  何青柔送他到小区门口。
  回到家里,林奈刚洗了碗,正在解围裙,她手背上留了一道浅疤,疤身显红,看样子一两年之内是消不了了。何青柔看到那道疤,想起医生的叮嘱,拿药给她涂,这人总是忘了抹药,每回都是她帮忙涂的,林奈故意的。
  “别跟小杰计较,他只是说说而已。”她埋头轻轻将药膏抹匀,怕小杰无心说重话而宽慰林奈。
  “他让我对你好。”
  何青柔手一停,大概能想到何杰说这话时的动作神情。
  “嗯。”她道,语气柔和,表情也柔和。
  林奈看得心头一动,待她起身放药膏时将人揽到腿上坐着。何青柔惊了惊,掌住她的肩膀,脑袋与她挨得极近,鼻尖相互触碰,气息与气息交换,由鼻间流向喉咙,再蔓延至四肢百骸,浑身都是暖的。
  窗户外投进两束光,斜斜照在地板上,经阳光的浸染,林奈周遭昏黄,她的发丝都变了色,脸上细细的绒毛清晰可见,特别是那一双薄唇,在光下泛出诱人的色泽。
  何青柔心悸,抓紧了她的肩,低头想靠近些……
  快要碰到时,沙发上嗡嗡振动。
 
 
第79章 
  听到声响, 何青柔顿住, 唇与唇咫尺之隔, 差那么一点就可以挨到, 这么近甚至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 看不见摸不着的气息犹如密密匝匝的活动丝线, 蔓延到她胸口将心捆住。
  手机振动声不合时宜地响动, 何青柔倏地回神,退开些, 想让林奈先接电话,可还没开口这人就把电话掐断,开启静音模式。
  “先接电话。”何青柔轻声催道, 拉了拉腰间的手。
  连着几次都被打断, 林奈已然没了先处理这些的耐姓,两人各自有工作,即便住一块儿,但像这种闲暇温馨的时候越来越少, 何青柔要忙网店和公司的项目,她呢,每天一大堆事,有时候能熬到一两点,周末好不容易有空温存一下,何青柔又这么主动,她怎么会放过。
  她箍紧了手,迫使何青柔坐正, 另一只手攀到对方后颈处,将人压回来。
  动作很轻柔,亦有点强横不容拒绝。
  何青柔撑在她肩头,双腿曲叠在两旁,与她对视,睫羽下的目光似静水暗涌,表面平静无波,底下翻腾卷动。
  她压制着何青柔的后颈,扬了扬下巴,轻松吻到面前的软唇,一瞬后再离开。因为离得太近,何青柔清楚听见了对方在这一刻缓慢而重的呼吸,充满了餍足倦懒的味儿,她霎时局促,如同被火烧了似的。
  什么也没做,此刻的气氛却陡然一变,四周无形的空气倏尔收紧,砌出一堵墙围住两人。
  何青柔张合着唇,一不小心触碰了柔软。
  接吻过许多次,独独这回不同。做.爱时的吻是救急的水,越凶狠越能激起求生的渴望,她会如鱼儿一般张嘴承受对方肆意的冲刷,而温情时的吻是春风,只需轻轻一略,便能唤醒深埋心土的念想。
  林奈手上的力道加重,不让她有退离一丝一毫的机会。
  唇上的润湿感教何青柔颤了颤眼皮。
  氛围愈加紧收,眼前的事物逐渐虚化,连周遭的光线都弱了几分,好似只有身下这人是实的,何青柔抬手抚住她的颈侧,埋首堵住那半阖的薄唇。
  兴许是正处恋爱热烈阶段,仅仅一个吻,似乎都能品出淡淡的香甜味儿,绵绵缠缠,不依不舍。
  何青柔放开林奈,稍稍喘口气。
  林奈的唇异常的红,唇角沾有津.渍,不知道是谁的,何青柔脸热,下意识伸手要帮她擦掉,暖热的指腹触到那儿时,她清楚地看见林奈滑了滑喉咙,白皙修长的脖颈中间,一条线缓慢地由上到下波折。
  指尖一紧,何青柔立马收住动作。
  “快接电话了,”她不自然地说道,不敢看对方的眼睛,“说不定有重要的事。”
  她方才瞥到备注,显示的什么总,应该是有要事商谈。
  “不重要,”林奈眸光流转,微仰起头看她,眼里带了两分戏谑,“昨天已经谈过了。”
  她眼神太过炽烈赤.裸,看得何青柔心头发紧,何青柔脑子一空,格外难为情:“别看我……”
  林奈依旧看着她,眼里都快燃起来了。
  “要哄人,”她道,手下开始不安分与放肆,“应该先给点甜头……”
  甜头二字,她说得极慢极重,像已经在口里细细尝过了一般,如此暗示明显,何青柔哪是她的对手,一句话就败下阵来。
  “你真的是……”何青柔又羞又气,可不好意思说完整,话到嘴里转悠半晌,再生生咽回去,她推开这人,起身理了理衣摆。
  “我去洗衣服,你忙你的,”她故作正经道,“明天去看五两,别熬太晚了。”
  说完,匆匆躲进厕所。
  林奈挑了挑眉,过了一会儿,拿起手机回电话。
  有笔投资出了岔子,她这个星期一直在处理,但没什么用,现在在考虑要不要脱手,脱手也不容易,合作方纠缠不休,反正就是不让她半路下车,当然,阻力不仅仅只有合作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