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如蜜似糖GL+番外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下)(45)

字体:[ ]

  有人暗中作梗,她很清楚,能猜到是谁。
  林父的手段一如既往地强硬,不把她逼到绝路不罢休。但林奈可不像蒋行舟,家里逼一逼就会妥协,没用。
  林父这人有些顽固,越是讲道理越讲不通,林奈当初向家里出柜,他就明说了只要林奈敢找女人,以后别想拿林家一分钱,林奈那会儿也硬气说了不需要。
  她这两年搞投资,最开始都是借的唐衿毓的资源,逐渐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没靠林家的任何助力,且投资主要往娱乐方向靠,和林家的家族业务全然相反,也算是说到做到了——唐衿毓虽然嫁入林家,可个人财产方面却跟林父做了婚前公证的,她的资源不属于林家。
  林奈依照那时的话一步一脚印走到今天,但林父食言了,尤其是知道何青柔的存在后,他表面一声不吭,暗地里施加诸多阻力,为的就是逼林奈先服软。
  而服软的后果,大概就是回归所谓的正常生活。
  林父一句话都不曾苛责过她,所有的威怒皆表现在行动上。
  林奈独自坐了几分钟,走到阳台上回电话。
  电话那方不停地扯皮,她没耐姓,三言两语挂断,再拨通一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第一通没接,第二通响铃二十几秒才被接起。
  那边鸦雀无声。
  林奈回身,望了望厕所方向,厕所门大开着,在阳台上能看见何青柔忙碌的身影。
  明明洗衣服这么平常的事,可她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何青柔连做家务都很认真,全然没发觉。
  她捏了捏机身,收回目光,转身远眺前方,薄唇轻启:“爸。”
  电话那头一时沉默,没说一个字儿,连一点声响都没有。
  林奈早习惯了这样的开场,道:“您要是没空我就挂了。”
  那边传来重重的拍板声:“你试试!”
  声音充满威严与震慑,强悍不容置疑。林奈脸色都没变一下:“没在忙?”
  林父不回答。她倒不在意,兀自说自己的,父女俩都话少,更说不到一块儿,通话两三分钟,愣是没一点父女间该有的温情互动。
  林父语气十分生硬,完全就像下命令一样,要林奈下个月就离开南城。
  林奈料到他会这么讲,道:“那您愿意……”
  刚没说完,林父直接挂断电话。
  林奈皱眉,回拨,可打不通。
  林父仍旧不接受,态度很坚决。
  她收了手机,回屋。
  -
  翌日,25℃,适合外出,两人去宠物医院探望五两,大型宠物医院就是比上次那个好,小家伙儿胀鼓鼓的肚子明显小了一些。
  它看到何青柔,直接打滚儿露出软软的肚皮,何青柔放手上去,它抱着何青柔的手不放,不停地叫唤,弱弱的,显得可怜兮兮。
  五两不喜欢医院,但林奈又不来接它,它只能乖乖待在这里。
  医生说减肥可能还需要半年时间,不过等稳定了,她们每个星期可以接小家伙儿回去呆两天。
  何青柔询问了一下它的各项状况,还好,这橘大胖子目前挺健康的。
  林奈想碰它,可没碰到,橘大胖子异常记仇。
  林奈非要摸一摸,它直往何青柔怀里钻,何青柔无奈,止住她:“好了,别老是逗它。”
  林奈一刹间黑了脸。
  橘大胖子依偎在何青柔胸口,黑眼珠儿转啊转,眨也不眨地盯向林奈。
  晚上回到家,幼稚的某人身体力行地宣告主权,这么大一个人了,还跟自己的猫较劲儿。
  何青柔无力地推她,一抬起胳膊却被死死握住压在床头。
  夏入秋的日子,有时候总觉得热,比酷暑里还热意难耐。
  时至十一月份,树叶枯黄的季节正式降临,小区里落叶堆满地,秋季雨水涟涟,地面一直处于湿了干、干了湿的状态。
  何青柔煲了一大锅汤,专门用以祛湿气。
  锅里噗呲噗呲地响动,浓白的汤不停地翻腾,她舀了小半勺尝味,汤有些烫,一不小心溅到手背上,她嘶了一声。
  林奈在客厅办公,看不见厨房的动静。
  她吹了吹,小抿一口,味道差不多了,待再煮了三四分钟,她关掉火,盛汤端到客厅。
  “吃饭了,”她喊道,盛饭搁对面放着,“待会儿再看吧,先吃了来。”
  林奈嗯声,可坐着没动,仍盯着电脑。
  何青柔过去挨她坐下,看了看屏幕,大概知道她在处理什么。
  这一个多月,林奈忙得焦头烂额,并且出了一点小状况,资金周转不过来,投资被卡死了。
  她没告诉何青柔这些,不过何青柔自己观察出来了——这人把名下的几辆豪车都卖了,凌晨一点之前就没睡过觉,早上六七点又起来,玩命一样拼。
  何青柔都看在眼里,不明说明问。
  林奈不愿意讲,她便装作不知道,只悄悄照顾对方一些,她能做的不多,弄点吃的,尽量给林奈创造一个放松的环境,以及,兼顾好网店与工作。
  两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法为这段感情努力。
  她从后面环住林奈。
  十几分钟后,林奈处理好事情,她抓住缠在腰间的手,忽地转身压过去,何青柔防备不及,只觉得身上瞬时一沉。
 
 
第80章 
  四目相接, 鼻息暖热, 何青柔怔怔看着她。
  林奈这回非常规矩安静, 没像之前一样钳制住她在沙发里放纵, 而是就那么压在上头, 气息平稳, 胸口微微起伏。
  两人都不是爱说话的人, 但心思都敏锐,相处了这么久, 平日里只需对方一个眼神便能体会到其中的深意。
  何青柔等着她开口。
  不过林奈最终还是没说一个字儿,她伸出手,葱白的手指在何青柔眉眼上划了划, 金秋时节凉爽, 她的手指有些冷,刚挨到耳垂旁边,何青柔险些一个激灵:“这两天气温骤降,多穿点衣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