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如蜜似糖GL+番外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下)(51)

字体:[ ]

  何青柔颔首,但出于礼貌没先坐下。
  林明清并不在这里, 房间里空荡荡的, 她没问没表现出任何疑惑或不耐的神色, 安安静静地等候, 江海退到一边, 不解释一句, 挺直腰背站定,静默得好似雕塑。
  老式钟嘀嗒嘀嗒地转,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默默地站了约莫十分钟,何青柔感到腿都有些僵硬了, 她打量了一眼江海,江海目不斜视,直直看向前方, 恰巧避开她的视线。
  她亦耐姓十足,仍旧不问缘由,只管候着。
  不到一分钟, 门忽地开了,江海的神情顿时变得恭敬,转身朝向那边,何青柔后背一紧,知道谁来了,顺势望去。
  门口站着的人高大,穿戴齐整连领口都没一点褶皱,由于他背着光,何青柔看不清他的模样,但即便隔了几米远,也能明显感受到一股混天然的不怒自威的气势。
  “董事。”江海喊道,规矩地微微颔首。
  林明清只看了他一眼,他心领神会,退出去并悉心地带上门。
  这个架势令何青柔莫名有些紧张,她捏了捏指节,面上仍旧波澜不惊。
  林明清走进灯光下,渐渐露出全貌,五官端正高鼻浓眉,脸型偏国字脸,就这么一看便觉得十分普通,可那双眼睛充满了锐利威慑,配上他不苟言笑的神情,颇为严肃。
  唐衿毓表面看似冷淡,但某些动作还是能透露出温柔和关心,林明清则不同,浑身都弥散着浸泡商场多年的老练与威严,一场私人面谈,他一出现,瞬间就变成了生意谈判。
  “林叔叔您好。”何青柔率先开口,面前这人是上司也是长辈,今天来这儿是为了私事,理应按长辈的称呼喊。
  林明清却没回应,而是踱步而近,稍抬了下手:“坐——”
  何青柔没动,待他先坐了才坐下。
  她没多说甚,以一个晚辈的姿态等林明清发话,可林明清不着急切入正题。
  “听老宋说,何小姐开了个茶叶店。”他道,面容依旧漠然,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何青柔点点头:“是,年中的时候开的,老家那边进货方便。”
  “林芒山盛产好茶,”林明清道,“想必何小姐茶艺了得。”
  何青柔没敢立即回答,思忖片刻,温和道:“您叫我小何就行。”
  简短的两段对话,与当初同宋天中面谈时差别不大,可对方的反应却大相径庭,林明清对套近乎不领情,几乎是沉默以待。
  何青柔觉得忐忑,又有那么一点儿小尴尬,不明白他到底要做什么。她打直腰背,不卑不亢地看着对方,林明清的表情从头到尾都没变过,看不出喜怒,他的一言一行亦没有丝毫鄙夷的意思。
  好似这里就是他叱诧多年、游刃有余的谈判场。
  “我……”何青柔犹豫了下,打破沉寂,“并不精通茶艺,只是会一点而已,远不如宋总,您……”
  还未说完,门开了,江海端着托盘进来,托盘里有冒白气的滚水和茶叶。何青柔识趣闭嘴,江海委下.身放东西,而后出去,林明清朝她做了个“请”的动作。
  何青柔领会,直起身来泡茶。
  “何小姐觉得这茶如何?”林明清倏尔问。
  茶叶被水一卷,香气四溢,再外行也知道好不好了。
  “挺好。”何青柔回,由于不懂茶于是没乱说多余的。
  林明清注视着她,翻了一个杯子摆正:“不论多么地道的茶,也要配上好的茶具方能显出其香醇。”
  何青柔手一顿,听出他话里的意思。
  “有了好茶具,还得有会泡茶的人才行”她轻声道,斟茶,双手捧着递给林明清。
  林明清接过杯子,轻啜了一口。
  “何小姐的茶艺还欠点火候。”他另有所指道,话里有话。
  林奈是茶,林家是茶具,何青柔则是泡茶的人。
  何青柔倒是不介意他说的什么,十分淡然道:“茶艺可以慢慢学,只一朝一夕成不了大师。”
  林明清眼神一凛,亦淡淡道:“没有天赋,学个三年五载也出不了师。”
  何青柔颔首,恭敬道:“您说得是。”
  她处变不惊,绕是这话说得难听,也没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愤怒神情,好似真在讨论茶艺,听不出其中的暗讽,林明清这一拳就像打在了棉花上一样。
  他放下茶杯,一时无话可说。
  何青柔提壶替他续杯。
  “您昨天到的南城?”她问。
  林明清端高架子不答。
  “西街那片儿有几家老店,专卖手工吃食,西郊有民国街,您要是感兴趣,可以去看看,”何青柔道,“有挺多电影都在那儿取景,挺不错的。”
  “马上过年了,应该会很热闹。”她补充说,搁下茶壶。
  林明清不接话,默了半晌,斜了她一眼,又道:“姚经理说你今年的工作完成得很出色。”
  何青柔一怔,看向他。
  “三月初公司和德国方有一个人才交换计划,已经在选人了,你要是有兴趣,可以自荐试一试,公司现在举力培养年轻一辈,机会难得,趁年轻尽量往高处走。”林明清道。
  他说得随意,好像真在给晚辈提建议,实则却在提条件——出国交换镀金,明摆着要将两人分开。
  异地恋都难熬,更别说异国恋了,
  听出他话里带有威胁的意味儿,何青柔捏紧了杯子,笑了笑,口头应允道:“嗯,我会试一试的,谢谢叔叔提醒。”
  林明清如何听不出她在敷衍,知道她不接受这个条件,倒也不继续了。
  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多数时候都是何青柔在讲,第一回合就没谈拢,他也没在意,偶尔有意无意抛出两个条件,何青柔都一一挡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