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如蜜似糖GL+番外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下)(56)

字体:[ ]

  林奈抽出手,赶紧替她把帽子拢住。
  雪越落越大,不到二十秒的功夫,变得像鹅毛一样。些许细细的雪花落到眼睫上,视线大半都被白色遮掩,何青柔眨眨眼睛,稍踮了踮脚,帮林奈把大衣帽子戴好。
  这般动作,似环住了对方的脖子。
  林奈忽而揽住她的腰,低头撰取她的红唇。何青柔猝不及防,大庭广众之下,更有些惊诧,林奈趁她大脑空白之际,将软舌伸探进去卷动绕弄。
  由于雪下得大,路上的人渐渐少了,而放眼望去,在雪天里接吻的情侣并不止她们一对,周围的人对这些见怪不怪,都没人伸长了脖子来看。
  周遭都是冷冰冰的,寒风裹着雪呼呼吹打在脸上,更冷,只唇齿间是热的,丁点儿热意,足以教何青柔追寻,她半张了唇,再含住内里不安分的舌,扬起脑袋极力去探寻。
  道路两旁的红灯笼被吹的一摇一摆,好似随时要掉落,何青柔亦抓紧了林奈的肩,她稍稍侧了侧头,亲昵地抵住这人深吻,兴许是不适应她这般过于主动的姿态,林奈一开始那种猛烈的想要将她含吞进腹的感觉渐而变弱,自己反倒有点局促了。
  何青柔趁机反卷进她口腔里,很是大胆地绕弄起对方来。
  大概鲜少遇到这种时候,感觉非常奇妙,到最后她几乎都按住了林奈的后脑勺,强横地攫取那热意。
  分开时,她瞥见林奈的耳尖有点红。
  “走了。”林奈故意别开脸,牵她的手。
  到了小饭馆,两人身上堆满了落雪,等走到这儿了,看见饭馆里坐了许多人,何青柔才后知后觉羞赧。
  方才她俩在那边接吻,恐怕有许多人都瞧见了。
  她俩包了一个小房间吃饭,点了一锅炖菜和两盘青菜,以及一个汤,当服务员端菜上桌时,何青柔愣了愣,就那两盘青菜她俩都吃不完。
  北方人在餐桌上豪爽,连带着菜的份量都豪爽,店家还赠送了两样自家腌制的泡菜。
  “下次可以少要点,”林奈道,“吃了早点回去,今晚会下大雪。”
  “大雪?”何青柔惊奇,在她眼里,刚刚那雪已经够大了。
  林奈夹了筷子菜给她:“嗯,晚上可以在院子里看看。”
  作为一个北方人,对雪虽不稀奇,但每每下雪就觉得亲切,而南方人,大多数看雪就跟看宝贝似的。回去的路上,遇到几个小孩儿堆雪人,何青柔停步,艳羡地看了会儿。
  “H市下过雪,但是特别小。”她轻声道。
  林奈扣紧她的指节:“明年去北京,那边的更好看。”
  何青柔莞尔,落在脖颈间的雪花融化了,有点冷,她缩了缩脖子。
  回到小院时,夜幕黑沉,天地银装素裹,厚厚的积雪在皎白月华的照射下,微微泛着光。纷纷扬扬的雪不断地飘落,一层一层地覆盖,不多时就积了半个小腿深。
  刚进屋,黑小伙送来一些瓜果,彼时何青柔在洗澡,林奈收了东西,仅道了句谢,显得一点都不热情。
  黑小伙热情直率,他家里明儿请大家吃饭,顺道邀请林奈两人,林奈本不想去,可触及到这小伙子一脸的笑,便同意了。
  等何青柔洗完出来,林奈将话传达给她。
  “可以啊,”何青柔边擦头发边道,“正好明天不知道去哪儿。”
  北方的屋里有暖气,穿得少也不冷,她只穿了件宽松的睡衣,大腿光溜溜,膝盖那处颜色较其它地方来说略不同——前两天在客厅的地毯上做的时候留下的。
  有些事是越做越契合的,一个处于精力充沛的年纪,另一个则处于需求渐大的年纪,一方偏向于发泄,一方偏向于承受,各取所需且相得益彰。
  但不会长期这样,有时候也需要顾及对方,帮她疏导疏导。
  林奈去洗澡的时候,何青柔吹头发,吹完打开林奈的行李箱拿待会儿要用的粉红小包装。行李箱里不止粉红盒子。
  何青柔是知情的,自然已经默许了,可没想到这无赖竟把东西带到这儿来,她赶紧取了自己要的东西,装作没看见,默默拉上行李箱拉链。
  林奈洗澡很快,十分钟左右就出来。
  何青柔佯装得没有一丝破绽,神情正经,她起身帮林奈擦头发,两人聊了几句。
  “要是遇到什么,记得跟我说,”她道,两人都是沉闷姓子,很多事情都憋住了不告诉对方,不想对方担心,出发点肯定是好的,可长此以往,容易出问题,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不应该一个人抗,“你这几天脸色很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林奈摇摇头:“只是一些小问题,别担心。”
  她抚了抚何青柔的脸侧,将情绪完全掩饰住,扯开话题,眼尾一扬:“我脸色真的很差?”
  “比较白,嘴唇有点乌,”何青柔如实说,“少熬点夜,这几天好好休息。”
  林奈嗯声,在她唇角吻了吻。
  简单一个吻,将今晚的序幕拉开。林奈把其它灯都关了,只留一盏昏黄的老旧白炽灯,并拉紧窗帘,拿出行李箱里的东西。
  她把东西藏在身后,动作飞快,何青柔都没看清是哪样。
  外头的风雪愈大,呜啦呜啦作响,何青柔往后退了退,不小心摸到床侧的玻璃窗,手里便沾满了冰凉的水。林奈捉住她的脚踝,拉到自己旁边,俯身亲吻。
  相处久了,慢慢就会对另一方愈发了解,生活习惯、饮食,乃至薄弱点——
  手里的水都来不及擦干,何青柔身上一沉,便被拽入了温软之中。
  ……
  羞耻、黏湿几乎吞噬了她的理智,那种陌生且怪异的感觉教她害怕又兴奋。
  窗户上的水凝聚,一道一道地滑落,逐渐将窗帘一角沾湿。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了。
  ……
  天还没亮,两人就醒了,被窝里暖和舒适,外面忽地响起噼噼啪啪的鞭炮声,突如而至的声响搅走了她俩的睡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