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如蜜似糖GL+番外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下)(59)

字体:[ ]

  “它刚刚还在找你。”何青柔眼底里浮起淡淡的笑意,小家伙儿乖巧地用脑袋抵住她的胳膊。
  林奈眉尾一挑,没有要继续亲近的意思,五两歪脑袋打量她,有些生气地叫了叫。
  _
  翌日,天阴,天气预报说会下雨。
  何青柔放了东西就去经理办公室。姚云英早来了,正伏在桌案前批文件,她应当瞧见了何青柔,可没任何动作,仍旧埋头审批文件。
  “姚姐。”何青柔低低喊了声。
  姚云英未理,签字、合上文件,做完这一切才掀起眼皮子,望了她一眼,拿出一个文档摊开,转了个方向给她看,沉声道:“为什么不跟我报备?”
  何青柔心头一紧,粗略看了眼文档,上面详细地说明了为何会对她进行降职处理——工作失误,私自处理且隐瞒不报,而失误则是指去年六月份设计图纸莫名其妙出现误差那件事。
  她被匿名举报了,对方熟稔流程,显然有备而来。
  “这件事……”何青柔顿了顿,“我交了报告给杨副经理的,他……”
  “你以为匿名者是谁?”姚云英打断她。
  何青柔怔忡。姚云英揉了揉太阳穴,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叹道:“公司新出了一个人才交换计划,设计部只有一个名额,假如不出意外,你当选的可能姓很大,我和张总都力荐了你,杨副经理推的周琦育……”
  前因后果,无比明显。
  “至于你说的报告,”姚云英道,“根本没有,隐瞒不报的证据却一大堆,质检部那边好几个都可以作证。”
  何青柔愣了一下,从没想到过会这样,职场上弯弯绕绕勾心斗角多,但以前遇到的都是小打小闹,真阴恻恻害人,而且还是发生在自个儿身上,却第一回遇到。
  如今再辩解也没用了,工作永远没有小错误小失误一说,一旦被抓住把柄,有心人要拿这个做文章,只能自认倒霉。
  姚云英觉得恼火,杨顺成背后有人撑腰,她比不过,打算拉两个知根知底的上来,结果个个不行,她对何青柔抱了高期望,谁成想船上人不努力岸上人震断腰,简直失望透顶。
  失望之余,又有点愧疚,以前杨顺成做大的时候,何青柔一直安安稳稳的,如今形势一变,她将人拉到自己阵营,结果杨顺成越来越明目张胆地针对何青柔。
  “抱歉给您添麻烦了。”何青柔道,被阴了一把,心里自然不好受。
  姚云英叹了叹,摆手让她出去。
  1组组长一职被撤,设计部同事对何青柔的态度亦变得耐人寻味,中午去食堂吃饭,以前那些愿意一起的同事,现在都有意避开,万科尹看不过,拉了一个同事并叫上迟嘉仪一起,四个人坐一桌,宽敞不打挤。
  这边降了职,那边人事部动作迅速,下午就通知降工资,何青柔看了看短信,干脆将手机丢进抽屉里,懒得理了。
  晚上下班到家,她疲惫地在沙发上靠了会儿,迷迷糊糊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林奈提着菜回来,看到何青柔就这么睡着,她皱了皱眉,轻手轻脚放下菜,拿了张毯子给对方盖上。
  何青柔醒时,入眼一片漆黑,动了动身子,忽然摸到温热,吓了一跳。
  “是我。”林奈赶紧拉住她。
  刚睡醒,脑子有点懵,她反应了一会儿,问道:“什么时间了?”
  回来时天还有点亮,现在已经黑成这样,不知道睡了多久。
  “九点半,”林奈打开灯,回来替她掖好毯子,“下次回房间睡,天冷容易感冒。”
  何青柔醒神片刻,灯光晃得她眼睛酸涩,纠结半分钟,道:“我被降职了。”
  林奈肯定知道,近几天忙,没怎么关注公司那边,撤掉组长不算大事儿,姚云英只提前向张总报备,要阻止都来不及,她帮何青柔捏捏后颈:“就当暂时放松一下。”
  到底干了六年了,说降职就降职,没办法拿它不当回事儿。
  林奈理解她的心情,握住她的手:“晚上想吃什么,我来做饭。”
  何青柔乜这人一眼,林奈现在勉强会炒青菜而已。
  “你教我,”林奈道,指腹在她手背上摩挲,似在安抚,“上回不是说等我会炒青菜了就教我煲汤么,我买了莲藕和排骨。”
  莲藕排骨汤,是何青柔最喜欢做也是最喜欢喝的一道汤。
  林奈再接再厉:“还有西街结尾那家甜品店新出的蛋糕,我买了两份,饭后可以吃。”
  何青柔忍不住勾勾嘴角。
  林奈并不细心温柔,不会说哄人的情话,一切都表现在行动上。
  她心头的阴霾悉数消散,进厨房教这人煲汤。
  “青鸟怎么样了?”她边洗菜边问,网上的消息她一直在关注,之前的风波来得快去得快,黑青鸟的声音的渐渐变小。
  “还行,现在主要在做形象工作。”林奈道,依照她的指挥处理排骨。
  青鸟之前被黑得太惨,如今要做的就是挽回公众形象,打打感情牌,扶几个路人缘好的主播起来当门面,请两位口碑明星入驻,顺道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再买热搜买文章营销营销,要变白也不难,流量为王的时代就是这样,钱到位,造势够大,只要不违背上面的原则,再难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何青柔听她说些,想起之前看过的推送文章,当时她还觉得奇怪怎么到处都是关于对家的新闻,原来是这样。
  礼尚往来,对家不客气,她们肯定亦不会留情,青鸟这边耐心十足,准备一点一点把对家挖倒,哪怕挖不倒,也绝不能让对家好过,就看谁能笑到最后。
  “还有人送……”何青柔停了停,改口,“还有人送东西骚扰吗?”
  “没有,”林奈回道,“之前那人抓到了,下午报的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