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如蜜似糖GL+番外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下)(62)

字体:[ ]

  下午一点,三人坐飞机抵达H市,之后转高铁、出租车,赶在五点之前到了山脚。
  上山需要坐公交车,一个小时一班,末班车在五点。
  车里的都是熟面孔,大家熟络地同姐弟俩打招呼,知道林奈是何家的客人后,一个个热情不已,何家就在终点附近,有个与何父关系不错的中年矮瘦大叔,一下车就扯开嗓门儿大声喊:“景成,你家客人来啦!”
 
 
第90章 
  山上的房子皆是两层高的水泥房, 各家门前都栽着果树,院外有两棵老桃树的那家便是何家。
  老桃树葳蕤盛开, 落了一地粉红。
  “小姑娘, ”矮瘦大叔笑吟吟地喊林奈, 指了指何家的方向, “那里,第一次来?”
  林奈顺势望去,礼貌地点点头:“对,谢谢您了。”
  矮瘦大叔摆摆手:“客气客气,有空出来转转啊, ”
  转眼望见何景成把着烟杆子出来,于是喊道:“景成, 快来接人, 怎么慢吞吞的!”
  何景成走出院门,看到林奈,顿时面如寒霜, 他瞅了眼何杰,何杰背后一紧,心虚地望向别处。这二愣子早前满心感激林奈, 在何景成谢红玲面前可劲儿吹林奈如何如何好, 结果没想到现在这人要进自家门。
  “哎,那我先回家了,我家那口子在等吃饭,”矮瘦大叔笑道, “你们三个有时间来我那儿坐坐,明天我家磨豆花,都来尝尝。”
  何青柔应下,何杰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何景成斜睨了下林奈,额头拧出深深的褶子,怎么看怎么不满意。林奈倒是规规矩矩先开口:“伯父,你好,我叫林奈。”
  她手上提了许多东西,香烟叶子烟、红酒白酒以及一些名贵的食材药材,烟酒是下飞机以后买的,因为不知道何景成到底喜欢哪种,就各种都买了一样。
  何景成瞪她一眼,没有要搭理的意思。
  这张脸,看着就烦,哪里有点老实样?特别是和自家女儿站一起,哪儿哪儿都不搭。他摸了摸烟杆子,虎着一张黑脸。
  何青柔偏头看了看林奈,林奈回视她。何景成瞧见两人的小动作,脸色更难看了,何杰赶快打圆场:“爸,我们坐了半天车了,累得很,先进去再说吧。”
  何景成不搭理三人,踱步到院门口,察觉到她们没动,回身冷淡道:“进屋,别杵在门口。”
  三人忙进去。
  农家院子一般宽敞,何家院里院外都种了桃树,院坝中央还有石桌石凳,大半个院子都摊着茶叶,只有东边一角用来放杂物,院里东西多但不杂乱,看起来干干净净的。
  她们到之前,何景成正在择菜,而谢红玲则在炒菜。看到何青柔和林奈,谢红玲态度不咸不淡,打了两声招呼,然后泡了壶茶送到堂屋。
  何景成把烟杆子放窗台上,背着手进屋。
  何杰松了一口气,悄声对林奈说:“我爸就这样,你别介意。”
  他虽然还在意林奈对自己好是别有用心,但眼下还是会帮着自家姐姐的,故而连带着帮林奈。
  “不会,没事。”林奈道,压根不在意这些。
  刚说完,何景成端着几个珍藏已久的茶杯出来,倒了一杯茶搁林奈面前,林奈起身双手接过:“谢谢伯父。”
  何景成没回应,转身倒茶给自个儿喝。何杰非常有眼色,坐了两分钟,到厨房去帮谢红玲做饭。何青柔坐林奈左手边,何景成坐林奈对面,他心里有诸多不满,但不知如何发作,绕是做了许久的心理准备,可当见到女儿真带了一个姑娘回来,而且还是早前对自家献过殷勤的,真五味杂陈。
  “爸……”何青柔出声,想先开个头。
  不过何景成有话要单独跟林奈讲,打断她:“青柔,你去厨房帮忙择菜。”
  见家长时单独面谈是必要的,肯谈自然最好,愿意谈代表愿意接受,试着通过谈话来了解对方。何青柔用余光看了眼林奈,林奈给了她一个“不用担心”的眼神,她先出去了。
  何青柔离开,屋里的两个人并没有立马进入正题,何景成喝了口茶,刚搁下杯子,林奈不慢不紧地帮他斟满,态度之端正。
  何景成盯了盯茶杯,明知故问:“哪儿的人?”
  林奈回道:“北京的。”
  “太远了。”他悠悠道。
  “目前定居南城,”林奈道,“现在交通发达,出远门方便,半天时间就到了。”
  何景成默不作声,以往不知道林奈是自家女儿对象的时候,他还问过何杰几回林奈,那时就觉得这人好啊,人美心善,现在身份变了,心态也变了。
  “院里摊的春茶?”林奈主动找话题聊。
  何景成淡淡点了点头。
  林奈端起茶杯小抿,又说,“甘润回甜。”
  仅这么一句赞叹,何景成不为所动,林奈继续道:“您炒的茶是店里最畅销的,大家都非常喜欢。”
  茶户炒茶的技术手法有差别,炒出来的茶味道自然不同,网店将各家的茶大致分了类,何家的茶更是多挂了两类,何父炒的茶不是最好的,但确实是卖得最好的。
  畅销,等于客人认同,这话受用,何景成脸色瞬间柔和多了。
  “这是今年采的第一批春茶制的,毛尖儿,喝起来就甘甜些,外面那些是最后一批春茶,味道比不上这个。”
  这茶他平时自己都不怎么舍得喝,今天难得大方一回泡了一壶。
  “今年似乎收成不错。”林奈说。
  “嗯。”何景成搪塞回道。
  “大概能产多少呢?”
  何景成不回答,微虚眼睛望了眼天,山里的天气变化快,春季多雨,稍不注意就淋下来了。林奈倒不在乎他这般,仍旧时不时说两句,何景成虽还是爱搭不理的样子,但偶尔也会回一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