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如蜜似糖GL+番外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下)(63)

字体:[ ]

  大概过了十分钟,原本晴朗的天忽而堆聚了几朵乌云。
  “我先去收茶,你坐会儿。”何景成起身。
  林奈跟去帮忙,两人很快把东西收完。
  何景成知道林奈家境优渥,所以收茶不叫她,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这种城里富人家长大的姑娘帮不了什么,谁成想林奈动作迅速麻利,没丁点儿架子,这让他还比较满意。
  回了屋,连看林奈都觉得顺眼了点,也愿意同她搭话了,不过依然冷淡。
  另一边,何青柔到厨房帮忙,谢红玲话少得可怜,全程闷头做事,何杰觉得气氛太僵,笑嘻嘻地一直说个不停,一会儿问谢红玲家里的近况,一会儿问何青柔网店的事。
  谢红玲炒菜动作迅速,聊着聊着就做了三道菜出来,三道菜全堆在小小的案板上,打挤得很,她支使何杰端菜去堂屋。
  何杰愣了愣,犹豫了下,照做。
  待何杰出去,谢红玲才开口道:“那姑娘看着不错,人也可以。”
  何青柔一怔,洗了个碗递给她:“嗯,她人很好。”
  谢红玲翻了翻锅里:“谈对象别太急躁,做什么都要多留个心眼,成不成只有最后才知道。”
  女孩子谈恋爱最容易恋爱脑,她说这番话没挑拨离间的意思,只是想给何青柔提个醒,世事变化无常,前一刻如胶似漆,后一刻就撕破脸扯皮的情侣太多了。
  何青柔嗫嚅,最终回道:“我会注意的。”
  谢红玲不再多说什么,兀自做事。
  炒完最后一道菜,何青柔帮着端进堂屋,屋里谈话早已结束,何景成在包装茶叶,林奈候在一旁帮忙。
  吃饭时差不多七点,适才乌云堆聚的天此刻一片空明,坐在堂屋里,望外面看一眼就能瞧见满天的星月。何杰端来何景成最喜欢的黄酒,给他和谢红玲各倒了小半碗。
  林奈自觉挨着何青柔坐下方。何景成瞥了瞥,亲自倒了足足半碗递给林奈。
  何青柔与何杰相视一眼,黄酒是自家酿的,非常纯正,但同时度数也高,林奈平时不怎么喝酒,哪受得住半碗这么多。她想阻止,何景成抢在前头说:“你尝尝,试试味道怎么样。”
  酒味浓郁,不用低头就能闻到,林奈干干脆脆端起酒碗,大大喝了口,直接喝掉一半。
  何杰都看呆了,哪有这么灌的,受不住啊!
  他赶紧不着痕迹地把剩下的挪开,何景成看到了也没说什么。
  黄酒入喉辛辣,流到肚里火烧似的,后劲儿十足,林奈夸了一句酒香醇,不多时就觉得头昏脑胀,看筷子都有虚影了。
  不过她定力强,哪怕再晕乎,硬是淡定地吃完了这顿饭。
  吃完何青柔带她去楼上休息,林奈步伐虚浮,看路都看不清,何青柔连忙搀扶住她。
  “我爸就是做做样子,下次别喝那么多。”她轻声道。
  林奈嗯了声,靠着她慢慢走,晕归晕,但意识目前还算清醒,她其实挺高兴的,林芒山这边的习俗,女婿初次上门得喝老丈人的酒,给酒喝,相当于对你满意。
  何景成表面冷冷淡淡,但终归还是接受她的。
  她的脸被酒烧得绯红,何青柔将人扶到床上躺着。
  “我下去煮醒酒汤,你先躺一躺。”
  林奈醉得没力气回应。
  她下楼,进厨房准备做醒酒汤,却见何景成已经在里面了。
 
 
第91章 
  何景成在做醒酒汤。
  何青柔微微惊讶, 他一直冷冷淡淡,饭桌上一直都不怎么搭理林奈, 还以为暂时接受不了林奈呢, 其实来之前她就想好了, 先见家长, 剩下的可以慢慢来,毕竟谈恋爱还要经历很长的磨合期,着急也没用。
  “爸……”她喊道。
  何景成没吭声,依旧埋头忙活,她只能在一旁看着, 父女俩今天还没怎么正经说过话,眼下有了单独相处的时间。
  她过去帮忙收拾。
  “我来吧。”
  何景成动动嘴皮子, 而后看了看她, 一转眼就大姑娘了,再谈两年恋爱,见的次数可能就更少了。
  “她睡了?”他终于开口, 面对何青柔时,说话语气柔和慈祥,不似对林奈那样故意冷淡淡。
  “刚躺下, 可能有些难受, 应该已经睡了。”
  “待会儿端上去叫她喝两口。”
  “嗯好。”
  她顿了半晌,又道:“你的腿最近还痛吗?”
  何景成风湿严重,天一冷便痛得厉害,这些年大大小小的医院没少去, 可就是根治不了,冬天简直遭罪,何青柔在南城那边偶尔会给他寄点药回来,但作用不是很明显。
  “不痛,昨天去医院打了一针,能管两天,现在开春了,很快就会暖和起来。”何景成道,醒酒汤烧开,他赶忙揭开锅盖,“明天什么时候走?”
  何青柔拿碗过来:“下午五点的飞机。”
  何景成略微颔首:“可以早点吃了午饭再走。”
  “嗯。”
  周末两天,光耗在路上的时间加起来都差不多有一个白天了,匆忙来来回回,在家里顶多吃三顿饭就要走。现今一年也见不到两回,到底有些舍不得,他盯瞧着锅里沸腾的汤水,半晌无话。
  “我给你和小杰都留了些春茶,明儿记得带走。”他道。
  何青柔应下,她能体会到何景成的情绪变化,但父女俩都不善表达,不会像其他家那样撒娇卖乖,所有的感情都通过实际来体现,譬如何景成会把最好的茶留一份给她,她会给何景成买药寄回家,哪怕之前闹了罅隙,仍是如此。
  “既然定下了,就跟人家好好处,有时间……”他停顿一下,喉咙有那么丁点儿酸涩,“有时间可以回来看看,郭三爷他们前阵儿都在问你,你帮大家卖了茶,他们都感激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