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如蜜似糖GL+番外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下)(64)

字体:[ ]

  何青柔心头一动,自是体会到了他话里的含义。
  “会的,我过半个月就回来,还要办签合同的事。”她说,这件事家里人都知晓,可具体时间还没确定,那些茶叶公司知道她在处理滞销的茶叶,现在已经有了应付的动作,不能再拖了。
  醒酒汤煮好,何景成将其盛起来,递给她,何青柔接过。
  “那我先上去,你早点休息。”
  何景成嗯声。刚出锅的汤水烫手,她小心翼翼地端着,走到门口,身后的人忽然又开口:“别跟你阿姨计较,她就那脾姓。”
  何青柔顿步,怔了怔,背对他轻声道:“不会的,阿姨对我挺好。”
  谢红玲对她这个继女到底如何,很难界定,她现在也快三十了,过去怎么样都不重要,因为以后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日子要过,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没必要介怀太多,况且谢红玲确实没有苛责过她。
  言讫,她端着碗上楼,何景成在厨房里独自呆了会儿,也回房间休息了。
  楼上房间里,林奈阖眼躺着,兴许是觉得热,她将大半的被子都推开,就穿了一件薄衣服。
  何青柔搁下碗,将被子拉上,结果这人迷迷糊糊地推开,她耐心地又拉,这回不经意碰到对方冰凉的手,便握住替林奈暖暖。
  林奈还有意识,费力睁开眼,她脸颊烧出薄红,家酿的黄酒果然纯正后劲儿大,比平常喝的那些更加醉人。何青柔扶她起来,喂她喝醒酒汤,林奈不喜欢这汤的味儿,微微皱了皱眉。
  “喝了好受些,头痛不痛?”何青柔道,摸了摸她的脸和额头,都十分烫。
  林奈憋着一口气喝掉大半碗醒酒汤,而后便怎么都不喝了。何家的床还是□□十年代的旧木床,她靠在床杆子边小寐两分钟,低低出声道:“今晚在这儿睡……”
  林芒山这边未婚未嫁不能睡一间房,老一辈对这个看得重,她们回来之前谢红玲就单独收拾了这间最左侧的客房出来,而何青柔的房间在最右侧,中间隔了两间房,不过何景成夫妻俩睡楼下。
  何青柔无奈道:“我爸特地交代了不准睡一处,明儿要是看到肯定会生气。”
  何景成没有亲自说这些,但让何杰委婉地提醒了一下,若明早瞧见两人在一个房间,应当不会真生气,可总归有些不太好,而且在自己家里,要是被瞧见了,该得多尴尬。
  “明天我早点叫你,他们不会看到。”
  “我爸一般六七点就起来了,明天要做早饭,铁定更早。”何青柔好笑。
  “那我调闹钟,”林奈不放她离开。
  何青柔犹豫片刻,最终同意,到自己房间换了睡衣过来,再打水给林奈洗漱一番,轻轻关上门并反锁,掀开棉被进去。林奈挪开,把方才自己睡过的那处让给她,这样暖和些,房间里没空调,夜里温度更低,即便盖了厚厚的被子都感觉有点冷。
  “你的手好冷,”何青柔再帮她暖手,林奈怕冰到她要抽开,她赶紧抓住,“别动,我给你揉一揉,下次别推被子,醉醺醺的,冷不冷都不知道。”
  林奈便不动了,安静地把另一只手伸过去。盖了被子,何青柔身上暖得飞快,又帮林奈捂了一会儿,这人的手终于不冰凉凉的了。
  酒气有些熏人,何青柔抬眼看她一眼,她眼角都红了,脸上也有点酡红,由于挨一块儿,那绵绵灼热的呼吸尽数往何青柔唇齿间流。
  觉得太暧昧,何青柔稍稍偏头。
  “明天吃了午饭再走,到了南城就去嘉仪那儿接五两。”
  林奈应声,揽住她细瘦的腰肢,何青柔小力拧她的胳膊,甫一抬头,却撞进她幽远深邃的目光中,没有任何欲念,只有浓烈的饱.满的情绪,何青柔不傻,自然能读懂其中蕴含的深意。
  对视了有半分钟,林奈嘴角扯出一个不明显的弧度。
  “笑什么?”她问。
  “没笑。”林奈辩解。
  何青柔懒得多问,躺平身子,打算睡觉,明天大家都得早起,山里就这样,七点左右吃早饭,总不能睡到日上三竿才起。
  “睡觉了,”她小声说,“明天别赖床,外面有人叫就起来,知道吗?”
  林奈随意嗯了声。她顺手把灯关了,屋里一黑,唇上立马贴来温润,来不及阻止,滑溜的舌尖便钻了进来,她愣了片刻,仅眨眼的功夫,对方探得更深了。
  林奈在她口腔里肆意横行,将酒气一点点渡给她,何青柔几乎被酒气醉住,她攀住身上这人的脖颈,半闭齿关,轻轻咬了咬。
  这一咬就变了味儿,深吻许久,林奈离开她殷红的唇瓣,移到其它地儿去润湿,不过到底不敢太造次,没多的举动。
  何青柔抱住她,不多时,单手按住对方的后脑勺,将人压向自己,细细地回吻。
  将近十一点,两人沉沉入梦。
  清早六点,闹钟一响,何青柔悄悄回自己房间,睡到七点半,何景成上楼叫她们仨儿下去吃早饭。呆在家的时间本就短,她们自然没空去矮瘦大叔家,何青柔让何杰提了件礼品过去以表谢意,矮瘦大叔让何杰端了一盆嫩豆花回来。
  吃完饭,三人要走,何景成送她们进城。
  飞机落地时天已麻黑,何杰自个儿打出租车回学校,何青柔和林奈则去迟嘉仪那里接五两。
  到达迟嘉仪住处的小区外,何青柔要给迟嘉仪打电话,却被林奈拦下,何青柔疑惑,林奈指向不远处:“那边。”
  杂货铺旁,迟嘉仪抱着一脸不情愿的五两气鼓鼓走在前头,陈茗行一言不发地紧跟着,迟嘉仪有些生气,冲她说了什么,可陈茗行像没听见似的,依然跟在后面。
  陈茗行过年之前就回国了,何青柔不大清楚这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迟嘉仪扭扭捏捏不肯说,她以为两人成了,结果现在一看,怎么感觉她俩就像交换身份一样。
  但每次迟嘉仪提起陈茗行,感觉她挺开心的呀。何青柔反应半晌,大致明白,她拉林奈到角落里,给那两个留相处的空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