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如蜜似糖GL+番外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下)(65)

字体:[ ]

  她带林奈到附近的苍蝇馆子吃晚饭,之后再转到这边接猫。
  迟嘉仪的心情明显变得不错,见到林奈时大方地招呼:“林总监。”又转向何青柔喊了声。
  五两伸爪子朝林奈那边凑,林奈接住它,小家伙儿委屈地叫了叫。何青柔与迟嘉仪聊了几句,之后和林奈打车离开,迟嘉仪没像以前那样请她上楼坐坐,至于原因,肯定是家里藏人咯。
  周五,林奈着手办买房的事,一切尘埃落定又开始CAO刀装修事宜,期间两人参加了万科尹的婚礼,婚礼不算盛大可非常用心,处处都温馨十足。
  “他们在一起很多年了。”酒席上,何青柔悄声同林奈说。
  林奈了然地颔首。
  台上,新郎致辞,何青柔侧头去看,认真地听万科尹对女方告白,听着听着便不由得艳羡。
  有些人,到了一定年纪就想有个归宿,而这归宿,不仅仅包括一个真心相爱的人,还包括一场简单却不平常的仪式。
  林奈没看台上,而是在看她。
  .
  时间延续到八月,这半年里,风平浪静,早前何青柔以提高采购价的方式顺利与各老茶户签了五年约,如今网店的发展蒸蒸日上,但她没有扩大经营范围的意思,还是像原来那样,至于公司那边,她本打算在六月辞职,可辞职信还没交上去,姚云英通知她复职了,她犹豫了两天,最后还是没辞职。
  杨顺成升回总公司,不过他运气差,在总公司呆了不到半个月就因做错工作被降为普通员工。
  何青柔对他的后续发展一点都不关心,这些传闻只是偶然被迫听到的。
  入冬过后,迁居新房子。
  蒋行舟他们欢欢喜喜专程跑到南城来祝贺乔迁之喜。
  叶寻带了家属来,对方也姓何,是那个咖啡书屋的老板娘。
  他们来得比较晚,那时何青柔出去买饮料了——林奈叫她去的,林奈临时有点私事。
  新住处周围没有小卖部,需要开车去外面,正值下班高峰期路上很堵,买瓶饮料耽搁了不少时间,等她回来时,家门口已停了一辆大红的法拉利和一辆黑色的路虎。
  她下车敲门,可没人应,再敲,还是没有,只得拿钥匙自己开门,正低头摸钥匙间,门又开了。
 
 
第92章 
  外面天色已晚, 屋里因没开灯显得比较昏暗,偌大的房子静悄悄的, 身后忽地卷起一阵风, 淡淡的花香扑鼻而来, 她讷讷地低头, 红艳欲滴的玫瑰铺了一地,只余出一条弯曲狭窄的小道通往后院。
  满地的玫瑰花间,三三两两点缀有圆球形的灯,圆球形灯的中央是一个巨大的纯白礼盒,礼盒上套了一束亮光的气球。
  小道沿经了纯白礼盒, 要想去后院,必须先拆礼盒。
  门前有车, 客厅里没人, 大家都在后院等她。
  何青柔怔愣须臾,下意识捏紧衣角,知道这是要做什么, 这阵子林奈常问她,喜欢哪种风格,想去哪儿旅游, 以及将来的打算, 最近忙着搬家,公司那边事情又多,她以为只是随口问问而已,没料到竟是为这个。
  两人谈了一年多, 起先的时候快得像疾风,确定关系、同居、见家长,几乎一个接一个不带停歇,但这阵疾风在去过H市后就停了,平平淡淡至今,对于有些人来说,无风无浪的日子过于安定,久了便觉得索然无味,可她俩磨合得很好,愈发适应有对方的生活。
  曾经担心林奈年纪小,收不住心,以后变数可能比较多,可相处之后才发现,她其实是个非常认真负责的人,会完完全全地放下架子,会努力地融入到另一方的生活里,用大的或小的举动表明自己值得信赖。
  她让何青柔安心。
  纯白礼盒晃了晃,亮光的气球亦随之摇动。何青柔定定心神,一步一步走去,礼盒表面绑了巨大的蝴蝶结,她犹豫片刻,轻轻扯开,蝴蝶结被扯掉的瞬间,气球没了束缚一股脑儿四散,礼盒里传来弱弱的猫叫声。
  她忍不住微扬唇角,赶紧打开礼盒放小家伙儿出来,结果礼盒之下还有一个较矮的同等面积的红礼盒,红礼盒一开,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倏地钻出,橘团儿睁大圆溜溜的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她,脸都快皱巴出褶子了。
  小家伙儿软乎的脖子间套着喜庆的红领结,背后背了一个精致的丝绒戒指盒,可爱至极,她顿时笑了笑,伸手将委屈巴巴的五两抱起来,小家伙儿顺势安安静静趴在她怀里。
  戒指盒里没有戒指,只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在后院等你。
  通过客厅的玻璃门,可以清楚地看到后院亮起了柔白的灯光,那里同样摆满了玫瑰,就这么三四分钟功夫,外头已然黑尽,可在白光照射下,满院的红无比夺目。
  她心跳得飞快,难免感觉有点紧张,怔神在原地一会儿,才知道踩着散开的礼盒过去。
  推开滑动的玻璃门,踏进后院。
  院里静谧,同样用玫瑰堆出一条道,而小道的尽头则是身着收腰白色小西装的林奈,她将长发高高扎起,额前留了两缕弯卷的发,外露的颈部线条姓感,整个人显得十分利落。
  见到何青柔走来,她的目光愈加深邃柔和,同时亦非常正经庄重,静静地耐心地等待对方走近。
  何青柔走到她面前,弯身放下五两,五两这回没插在中间黏乎,乖乖爬到一旁蹲着,扬起脑袋打量面前的场景。
  院里暂时没有其他人,应该都在某处角落里看着。
  “之前你问我,我们是不是见过,当时我没正面回答,只说以前到过分公司,”林奈缓缓道,一字一字坦白,“我说谎了。”
  何青柔一愣,但没觉得诧异,只是感到疑惑。
  “我第一次见你,确实是在天湖小区的公园里,你在我旁边坐了很久,我们没有说话。”
  “第二次见你,是在西街,仍旧没有说过话,你从我旁边走过了,你不认识我,可我记得你。”林奈顿了顿,认真地看向她的眼睛,“再后来,我到总公司任职,跟你通过许多次电话,也碰到过许多次,但你依旧不认识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