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如蜜似糖GL+番外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下)(66)

字体:[ ]

  “15年6月10日,我调到南城,13号,跟你有了第一次真正的接触。”
  “虽然你跟我只相处了两年半,但从13年夏天到17年冬天,你已经占据了我的心四年半了,我不是一个很好的人,不够成熟,又小你五岁,不足的地方太多太多,以后需要慢慢学……”她道,一手握住何青柔,一手摸出钻戒,右膝跪地。
  “何青柔小姐,请问你愿意教我吗?”
  林奈拿着戒指,等待她的回答。
  何青柔脑子发懵,半天转不过弯儿。
  “我想以后都和你一起过,可以吗?”林奈又问,低头吻了吻她的手背,“如果你暂时没考虑好,我也能再等等,不过我这人耐姓差,等不了太久。”
  何青柔喉咙里干涩得厉害,不自觉抽了一下指尖。
  她只见过别人幸福,从没想过有一天会被求婚,每当看到其他人携手走进殿堂时,她时常羡慕,因为特殊,因为社会大环境,某些东西总是遥不可及。
  可现在,遥不可及就在眼前。
  林奈跟她求婚了。
  没说我爱你,没直白地问要不要嫁给我,就那么简单的几句话。
  何青柔抿紧了唇,眼角发红。
  林奈将戒指抵到她右手无名指指端,许久等不来回答。
  “你……”
  刚出声,何青柔却将手往前伸了点——答案不言而喻。
  “阿奈……”
  林奈抬头。
  “一旦给我戴了戒指,就必须要娶我,”何青柔轻声道,“你想好了?”
  求婚便是一种承诺,戴上戒指的那一刻就多了份责任,这是庄严而神圣的事,重比泰山。
  “想好了,”林奈道,“你呢,准备好了没?”
  何青柔莞尔:“嗯。”
  旁边的五两歪了歪脑袋,好奇地盯着映光忽闪忽闪的钻戒,傻愣愣抬抬爪子。
  林奈将钻戒往前推,极缓慢地给她戴好,最后,握住她的手,在钻戒上落下一吻。
  两人都有一堆话要讲给对方听,可此时又都沉默无声地珍惜这一刻的美好。
  左边角落里,蒋行舟二愣子不停地按打火机,可就是点不燃,急得手心冒细汗,裴成明看不下去这傻缺行为,直接自己上手,轻轻松松就按燃了火。
  蒋行舟尴尬,小声道:“手有点滑……”
  裴成明懒得搭理他,看了院中央一下,在林奈站起来时,与齐风一起悄悄绕出去,麻利地点燃摆在玫瑰花里的烟花棒。
  整个后院立马被炫目的白光照得透亮,大家都走出去。
  “嫂子!”蒋行舟先喊道,“那我们就等着喝喜酒啦,百年好合啊!”
  何青柔顺声望去,看到一堆人过来,叶寻他们全来了,她还牵着一个容貌姣好的女人,应该就是老板娘了,除了他们几个,还有何杰,求婚的事,林奈早告诉了他,他是跟着蒋行舟他们一起来的。
  竟然有这么多人,何青柔霎时愣了一下,林奈握紧她的手,在她手背上摩挲以示安抚。
  “阿奈筹备了这么久,这下可算是圆满了。”蒋行舟笑呵呵说。
  裴成明用胳膊肘杵了他一下,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么,蒋行舟立时反应过来,带头起哄,求婚成功,该应景儿做点正确的事。
  当然是接吻。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何青柔不太好意思,林奈倒脸皮厚,搂住她,顺势就吻了下去。毕竟何杰在场,她只浅尝辄止,而后放开。
  何青柔羞得耳根红。
  _
  叶寻一行人在这里吃了饭以后,自觉离开,何杰想和何青柔谈谈话,蒋行舟赶紧把这没眼色的小孩儿骗开,给林奈多留点时间。
  “明天再来明天再来,小杰是吧?走,和哥几个出去喝两杯。”他勾住何杰的脖子就往外带,何杰不想走,裴成明齐风默契地把人拦住,硬生生将他抬了出去。
  何青柔有些好笑地看着他们离开。林奈抱住她,下巴支在她肩上,低声问:“一起洗澡?”
  先前还规规矩矩的,人一走,她就不老实了。
  “先收拾。”何青柔故意逗她。
  里里外外摆满了玫瑰,收半天都收不完,她才出去多久,真不知道她们动作怎么这么迅速。她还有些回不过神,摸摸手上的钻戒,感觉像做梦一样。
  “明天请人来,不急。”林奈暗示地亲了下她的耳廓,意味儿明显,“什么时候跟我回北京一趟?”
  何青柔往后仰了仰细白的脖颈:“你想什么时候回去?”
  沙发上,五两动了动肥硕的圆屁股,马上就要过来当电灯泡,它乖巧了一晚上,眼瞅着大家都走了,又变得不大自觉。
  林奈瞥见,揽着何青柔往楼梯方向带:“晚点再说……”
 
 
第93章 
  心里没数的某橘大灯泡已经在往这边爬了, 林奈她们走得慢, 它也慢吞吞地踩着玫瑰花前行, 刚踏上楼梯, 它飞箭似的蹿过去, 然而林奈早有防备,直接搂住何青柔拐弯儿,快步进了房间。
  可怜橘大灯泡没赶上,又被锁在了外面。
  它用爪子扒门,装柔弱叫了两声, 然而何青柔没像以前一样出来哄它,眼瞅着许久得不到回应,橘大灯泡原地转悠两圈,乖乖回窝里趴着小憩。
  房间浴室里,热水哗哗流, 大半地面都是湿的, 雾白的热气充斥了整个浴室,何青柔想将排气打开, 可被拦住, 缭绕的热气萦在她眼前,阻挡了视线。
  氤氲的热气尽数扑在她身上, 水冲刷到白皙圆润的肩头,飞溅的水滴打在头发上,润湿一片。
  她死死抓住浴缸边沿,缸里晃荡的水一漾一漾, 不住地往外溢,落到地面,又逐渐汇聚到角落流走,她压抑地合上眼皮,细细去感受那漾动的热水,暖意从小腹蔓延到周身,舒适得直不起脊骨,只能软塌塌地躺在里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