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如蜜似糖GL+番外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下)(75)

字体:[ ]

  “阿奈,新婚快乐。”裴成明、齐风二人过来。
  他们四个,何妤、江海,外加车队里十来个小年轻, 拢共二十余人会陪林奈一起去接亲, 阵势之大, 要不是北京离南城远不方便, 队伍会更壮观。几个长辈也一大早就来了, 一面帮忙一面叮嘱,宋天中本想跟去,可小辈们不让,毕竟有家长在,总会有那么丁点儿不自在。
  临出发前,林奈再翻了翻手机,没有任何消息。
  “别看了,都盯了一晚上,伯父肯定把手机暂时收了,”蒋行舟道,“快点上飞机,速战速决。”
  按林芒山的规矩,林奈必须赶在十二点前到。飞机上,她有点紧张,坐立不安,其他人忍笑,平时多淡定的一个人,现在像乱窜的蚂蚁似的。
  叶寻抚慰地拍她肩膀:“别紧张。”
  有人顿时哈哈笑,打趣道:“阿寻,等你娶嫂子的时候就不会这么说了!”
  其他人皆跟着笑,一旁的何妤倒不好意思地别开目光,叶寻看了看她,而后挨林奈坐下。
  下了飞机,一行人开着早安排好的一辆玄黑布加迪威龙和十八辆大红超跑浩浩荡荡向林芒山进发,小年轻们一路欢乐高呼,又酷又拉风,车队行到山下,正好十点,叶寻给何杰打电话,告知还有半个小时左右就到。
  何家这边登时忙活起来,一边应付客人一边准备迎接,何景成将堵在门口的亲戚都支开,进房间看看何青柔。
  马上就要走了,嫁到千里之远去,父女俩此时无话胜有话,何景成望着她,慢慢就眼眶尾部发红,他偏头偷偷拿袖子擦了擦。
  “到了那边别恋家,好好过,有空就回来看看。”他叹道,想再说什么,欲言又止,大喜的日子,多愁善感总归不太吉利。
  何青柔站起来,过去抱了他一下,轻声道:“爸……”
  千言万语抵不过这一声喊,何景成受不住,心里好似被绳子死死勒紧了一般,酸涩与不舍像决堤的洪水汹涌猛冲,他难受得紧,推开自家女儿,声音干涩道:“我出去瞧瞧,应该快到了。”
  何青柔没拉住他,只点了点头。
  一会儿,何杰进来,这小子今天要送她去北京,他心情莫名低落,一个人在外面站了很久了,他有许多话要对何青柔讲,但不知从何说起,该怎么表达,讷讷嗫嚅半晌,可终究什么都没说,沉默许久,到何青柔旁边站定。
  “我以后大部分时间都会在南城……”何青柔道,只是嫁人而已,又不是以后都见不到了,何杰放了假,随时都可以过来找她的。
  她不想大家都这么伤感。
  何杰不吭声,过了两三分钟,道:“她要是对你不好……”
  话说一半,外面忽地爆发出一阵呼喊——接亲队伍到了,姐弟俩都愣了愣,林芒山不兴堵门,人来了,喝酒,给红包,找到鞋子就可以把媳妇儿接走。
  何杰从阳台上闪出半个身子看外面——接亲车队齐刷刷停下,布加迪威龙里裴成明和林奈同时下车,其余人跟在后头。
  何家门口的院坝里坐满了人,大家伙儿稀奇地打量着,见接亲队伍一水儿的西装大长腿,纷纷笑闹。
  “那前头的是不是个姑娘?”有人好奇问。
  一认识林奈的茶户道:“景成的干女儿,这个打扮倒俊得很。”
  “确实怪好看的,”那人笑笑,“景成就是好福气,干女儿俊亲女儿水灵,这要是早三四十年,家里门槛都要被踏平!”
  旁边人听了或附和或大笑。
  楼梯口摆了九十九小杯啤酒,林奈喝了几杯,小年轻们你一杯我一杯帮忙,轻轻松松就过了第一关,然后他们直接搬出两箱红包开始发,趁大伙儿都在抢红包,林奈带着蒋行舟几个进门。
  楼上就何景成和何杰守着,林奈见了何景成,首先恭恭敬敬喊了声:“爸。”
  何景成神色复杂,一言未发,表情十分凝重,叶寻和何妤对视一眼,大家都安静等待他发话。
  他打量了林奈好久,似乎叹了叹气,摆摆手,放她们上楼了。
  何青柔房间的门是关着的,楼下热闹非凡,笑声喊声一片,楼上却静悄悄,裴成明将花递给林奈。
  所有人都默契地站在她后面。
  林奈先前紧张得要命,此刻站在这儿了,不知为何,平静了许多,她抓紧花,扭动把手,推开门慢慢走进去。
  叶寻几人你看我我看你,相互眼神交流半天,还是没跟进去,全部守在门口。
  房间内,何青柔偏头抬眼,瞧见林奈一步一步向自己走近,早上她看到林奈发的短信,本想回复,可被谢红玲拦下,她便没回。
  说来奇怪,她一直挺平静,甚至称得上无波无澜,没有紧张,没有失眠,心情比三月春风更加柔和,但当门被打开,她心里突地跳了跳,快速,沉重,都能清晰地感受到。
  砰——
  砰砰——
  她变得紧张,非常紧张,连呼吸都不平稳了。林奈的眼神全放在她身上,认真,缱绻,夹杂着满满的温情。
  “我来接你,”林奈半跪在床前,“……回家。”
  何青柔捏紧被单,大概是心里慌,她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本想大大方方跟人家走,结果临到关头,却与设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儿。
  林奈递上花束。
  何青柔颤了颤睫羽,傻愣愣看着她,反应了一会儿,才伸手去接。林奈伸手进她裙摆底下,摸索一阵,拿出鞋子。
  因为不常住,房间里家具少,干净,一眼就能看完全,这边比较看重时间,不会将鞋子藏得太隐蔽,藏鞋子的地方无非就那几个,只需扫一眼屋子,便大概能猜到。
  离十二点还有一个小时,可以慢慢来。
  林奈单膝半跪在她面前,定定看向她,何青柔一怔,将脚伸过去。婚纱裙摆大,不能完全伸出来,她想提一下裙摆,林奈先一步将其撩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