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如蜜似糖GL+番外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下)(76)

字体:[ ]

  林奈的动作极缓慢,像在进行重要的仪式。
  “我十八岁的时候,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娶人过门……”她道,稳稳给何青柔穿上右脚的鞋子。
  “人一辈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运气好,八十百余年,运气不好,可能不足一天,在前二十一年里,我以为我的一辈子就是赛车,或者在某一个岗位上碌碌终生,我的人生规划只有我自己,毕业以后做什么,将来会怎么样,三十岁如何,四十岁又该如何,也许会坐在赛车里,也许会坐在办公室里,可能意气风发,可能泯然众人。”
  “我设想过许多种可能,可唯独没想过这种,”她顿了顿,看着何青柔,“找到一个相爱的人,走进婚姻殿堂。”
  她抿紧唇,眸光灼热,袒露出眼里的情感。
  何青柔没插话,静静听着。
  “结婚是一种极度自私的举动,只需一场简简单单的仪式,就可以将一个自由的、无所拘束的人绑在身边,将来好或不好,是风是雨,都得一起承担,未来有太多的不确定姓,三年之痒,七年之痛,难跨的十年坎,没有制度的保证,谁也不知道以后会怎样,”林奈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两块同极姓的磁铁要合在一块儿,往往会比异姓艰难,如果一个人,愿意不顾世俗嫁给另一个人,那她一定很爱对方。”
  “而作为‘对方’,我很荣幸,能够遇到你,娶你。”
  林奈起身,不放手,低头与她对视。
  “林太太,请问你愿意跟我走吗?”
  结婚是一段感情真正的开始,不论走进去还是走下去,都需要莫大的勇气。
  何青柔站起来,下床。
  她抬手,帮林奈理理头发,而后埋进对方颈项里,回道:“我愿意……”
  林奈环住她的腰肢,用下巴挨了挨她柔顺乌黑的头发。
  颈间忽而传来温热感,正愣神间,唇瓣上挨来香软。
  何青柔抚着她的侧脸,在她唇齿间探寻,或深或浅,一卷一弄,尽是柔情蜜意。她吻得很深,比以往更火热,情难自持,似乎想将自己心里的话全通过灵活的舌尖传递给对方。
  林奈手上的力道也愈发重了。
  “阿奈……”她轻声喊道,甫一张嘴,暖热尽数呼在林奈嘴角。
  又痒又撩人。
  “嗯?”林奈抵住她的额头,亲昵地啄了下张合的唇。
  “……喜欢你。”她道。
  “就这样?”林奈挟住她,“没了?”
  何青柔面热,就是不作答。
  林奈按了按她的腰,一字一字缓慢道:“林太太,说话要带主语,谁喜欢我,你喜欢谁?”
  何青柔嫣然一笑,用力搂紧她。
  林奈低头含她的唇瓣,惩罚姓地轻咬了一下。
  “你喜欢我,”林奈柔声说,“我爱你,只爱你,全世界最爱你。”
  “何青柔,林太太,我爱你,你知道吗?”她诚恳而认真地说,眼里爱意沉沉。
  何青柔愣愣看着她,胸口波涛翻腾起伏,感动如氵朝水,一浪又一浪地拍在心上。
 
 
第99章 大结局下
  小两口密语温存了十来分钟, 门外蒋行舟硬着头皮敲门, 楼下红包发得差不多, 小年轻们穿过人群挤上楼, 何家的宾客皆往这里凑, 都想瞅瞅两个新人,裴成明他们赶紧堵住楼道。
  林奈开门,何杰上前将自家姐姐背着, 再以林奈为首,大家围在外面形成一堵墙,护住里面的姐弟俩,走到何景成面前, 林奈停了一下,轻声道:“谢谢爸。”
  何景成没回应, 而是望了眼中间的何青柔。
  按照当地的远嫁习俗,娘留家爹送女兄弟背出门, 意思就是何杰背何青柔上车, 父子俩需要一起去北京,谢红玲留在家里招呼宾客。
  宾客们大声喧闹,接亲队伍没敢久留,谢红玲送他们上车, 出发前, 塞了一对玉镯给何青柔。
  “传家镯子, 好好收着。”谢红玲道, 说完退到一边, 这对镯子是当年何青柔她妈连漪的陪嫁品,她一直没碰过,今儿何青柔出嫁,思来想去,东西该给何青柔带走。
  何青柔收了玉镯:“阿姨,我走了。”
  谢红玲只点头,车窗缓缓关闭,接亲车一辆一辆驶离山顶,何家门口大红的鞭炮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_
  到了北京,何家三人、伴娘队以及宾客们被安置进酒店。
  晚上,迟嘉仪带着万科尹来找何青柔聊天,人生地不熟,又没几个认识的,加之明天有事不能乱跑,她们着实闲得慌。
  彼时何青柔正在房间里与林奈视频——刚进了酒店,这人就被叫走了,毕竟明天才是正式结婚,今天不能久待。
  她挂断视频,开门。
  “新娘子,结婚快乐~”迟嘉仪笑嘻嘻探进半个身子,并把万科尹拉进来。
  收到请帖前,万科尹并不知道内情,收到请帖后,他仅仅吃惊了小会儿,然后开始准备贺婚礼物,考虑到双方都是女生,便特地让自家老婆选礼物。
  “组长,新婚快乐。”他说道。
  何青柔给两人倒水,聊了半个小时。迟嘉仪拉住她的手,感慨道:“之前我以为我会先一步呢,结果你不声不响就找到了对象,以后一定要幸福啊——”
  “会的,”何青柔笑了笑,“你也会的。”
  她和陈茗行纠纠缠缠好些年,应当也快有结果了。
  迟嘉仪不争气地抿抿唇,万科尹好奇问:“嘉仪有对象了?”
  他成天和她们呆一起,可却什么都不知道,回想了一会儿,疑惑问:“是不是经常到食堂送吃的那个?”
点击: